請問,你可燃還是不可燃?

這是一部關於寂寞的電影, 由於網路上有太多關於寂寞的填詞造句, 所以大喊寂寞好像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它可以是空虛, 可以是無聊, 可以是任何東西。

孤單以外, 《空氣人偶》裡的人物都很微弱, 在一個龐大社會裡顯得再渺小不過, 做著不起眼的事情, 有難以排遣的痛苦。

日本是個很特別的國度, 現代化程度在東方世界裡遙遙領先, 與之相對應的是另外一番景象, 現代人的情感空虛也到了可怕地步,

禦宅族就一典型群體。 他們好似無毒無公害, 卻排斥跟外界的接觸, 拒絕跟同類生命體有多餘的交流溝通。 禦宅族以外, 不適應社會生活的病患者到處都是, 他們躲在各自的小角落裡, 外表上難以區分, 畢竟看起來也都是正常人。

大叔買了個廉價的充氣娃娃, 回家後是問候、洗浴等一套例行公事。 他趴在上面施行雲雨, 呼嗤呼嗤。 如果充氣娃娃是一次性用品, 買家只是粗暴相待, 那就不會有後面的故事。

大叔的言談舉止中充滿了關懷愛意, 他好像在跟一個活人對話, 說他的白天見聞。

有一天, 充氣娃娃站了起來, 她有了人的心。 她在晨光中輕觸杆子上的露水, 感受到大自然賦予生命的美好。

充氣娃娃開始在社區周圍四處走動,

她看見了形形色色的人物, 他們在後面會不時出現。 這些人大體上可以跟大叔歸為是同一類人——生活中的失敗者, 暴食、厭世、孤僻、被排擠、自我封閉、害怕衰老……

是枝裕和擺明瞭想把電影往美的方向引, 充氣娃娃進了一家賣碟的租賃店, 之後就是一系列的電影話題和電影知識掃盲, 從卓別林的《大獨裁者》說到了維克多·艾裡斯和安哲羅普洛斯。 熟悉藝術電影的人應該知道, 最後這兩位的段位可是相當之高。

電影是虛幻的, 正因如此, 充氣娃娃才可能有生命, 讓她在一家碟店打臨工, 那是恰當不過。

巴贊曾說, 影像起源於人類的木乃伊情結, 人類貪戀世間一切, 於是渴望長存於世, 故而用另一種形式來延續軀體生命。

這是一套精神分析學說, 《空氣人偶》沒那麼嚴謹, 然而說到生命的本質, 電影裡給出了吉野弘的一首詩, 裡面說生命是無法以自身之力來達到成功圓滿, 雄蕊與雌蕊即便聚集一起, 仍然需要昆蟲和微風。 顯然, 是枝裕和是一位人文主義者, 同時又是一名自然主義者, 他篤信天地萬物自然生長的力量, 有缺憾也有消融。

一個人之所以會不開心, 正是因為他們缺少各種媒介和聯繫手段, 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別人的昆蟲, 化成完滿的微風。 充氣娃娃的命運是不幸的, 幸運的是她充當了這麼一層天使角色。

手冷的人一般被認為是體虛, 冰涼的人偶需要借助充氣才能使用, 然而她還擁有一顆溫暖的心。 充氣娃娃開始沾染人類的弱點和缺陷,

她會撒謊也會不滿, 為他人所強迫。 有了這些毛病和遭遇, 她更像一個正常的人。 人活於世, 難免有各種各樣的痛苦, 這些痛苦正是那些小配角們無時不刻所在承受的。

這種被賜予的生命終究還要被收回, 後半段電影的調子急轉直下, 是枝裕和第一次用活了血漿, 演繹純真和詭異交雜的愛殺。

充氣娃娃用最後一口氣息吹出了蒲公英, 象徵她留給世間和眾人的希望。 如果我們都將成為被丟棄的垃圾, 你還在乎自己可燃還是不可燃麼?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