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失望,裝什麼純愛啊!

也不知道是上海的黃牛太厲害, 還是晝顏的粉絲真狂熱, 去年, 聽聞《晝顏》電影版被炒出 2000 塊一張天價, 二哥表示WTF³。

事實上, 日劇推出劇場大電影的做法, 早已有之。 所以, 倒也不存在坑錢騙人一說, 只是, 這電影版的《晝顏》, 實在爛俗肥皂劇, 還有找螢火蟲之類的橋段, 令人皺眉不止。 綠油油的意思, 也不是要你用愛發電搞環保呀。

作為日劇《晝顏》的鐵粉, 早就萬分期待電影版《晝顏》上映了。 電影版在有上映(支援),

第一時間跟進。

《晝顏》的電影預告片, 留出了很多遐想:紗和甩甩頭, 頭髮遮住了半邊臉, 原本約定, 一輩子不見面, 不說話, 不觸碰, 卻再一次和北野, 在濱海小鎮相遇。


紗和獨白:

我曾為人妻, 卻錯誤的愛上了有婦之夫

甚至那首太經典的《never again》響起, 讓鐵粉立刻重燃晝顏妻痛苦又糾纏的禁斷之戀, 還有日落大道上紗和踩著單車內心的聲音。 甚至為了《Never Again》, 都一定不敢錯過電影《晝顏》。

然而,

終於一償宿願。

看完後, 只能說, 非常失望, 電影《晝顏》堪比網紅播主見面會, 見光死的既視感。

當年看日劇《晝顏》的感覺……相當炸裂, 它是現象級日劇, 有網友評論“看完《晝顏》, 感覺中日電視劇差距不是十年那麼簡單”(多年不看日劇的二哥注:難道上世紀不是應該差了幾十年嘛)。


《晝顏:下午三點的戀人們》, 意思是說, 日本人妻在下午三點(結束兼職)到五點丈夫孩子回家之前, 有一段空檔期,

這就是人妻的出軌時間。 “晝顏”也是一種花, 它的花語裡有“危險的幸福, 人妻的白晝情事”的意義。

日劇《晝顏》選了“無節操無下限”的主題——出軌。

它越過對已婚人士婚姻不忠的道德批判, 為出軌正名。

背叛丈夫的紗和和背叛妻子的北野, 他們之間的故事是純愛式的, 他們結婚之後才遇到真愛。 這是國產電視劇不敢嘗試的。

《晝顏》不僅為出軌正名, 更為女性出軌正名, 這是偉光正價值導向的國產劇做不到。 社會輿論氛圍對女性出軌的容忍度向來更低, 有傳說, 女人裹小腳, 是為了防止結婚後跟別的男人跑了, 把腳裹小, 便走不遠路, 行動不便。 又有“小三”詞彙, 專指女性。 出軌的女性, 會被貼上蕩婦標籤。


對於女性來說, 不能忍受無愛的婚姻, 無性的關係, 丈夫的輕視, 背叛出於不得已。 然而, 如果僅止於挑戰三觀, 還不足以讓日劇《晝顏》博得一群未婚女性的追捧。 《晝顏》在於出軌的外衣裡, 包覆著女性反叛和女性成長的母題。 開篇一場夏日夜晚的幹火, 預示紗和在婚姻生活中日漸乾枯的情感, 將有一次浴火重生的機會。

紗和和丈夫婚後五年變成相敬如賓的無性夫妻, 丈夫在乎自己遠多於關心妻子,

雖然沒有實質出軌行為, 但是和女下屬糾纏不清。

結婚換來了穩定, 但是失去了激情。 婚後三年, 老公就把老婆當成冰箱了。 不管什麼時候, 打開門就有食物, 壞了會很不方便, 但是也不會保養。

利佳子的丈夫從來不尊重妻子, 也絲毫不感激妻子為家庭付出, 對外炫耀老婆是靠他養的, “這傢伙只有外表能看, 很笨。 ”


女性本來就是有更多情感需求的動物, 《晝顏》中, 女性反叛夫權家庭的主題,

大概是為宣洩女性被忽視情感需求的憤怒。 日劇中的紗和, 撿起超市的口紅, 乏味的婚姻讓她失去了收拾自己的心情, 規規矩矩的人妻, 看著口紅又一次動心, 仿佛伊甸園的禁果。

紗和需要的, 不是那支口紅, 是讓作為女人讓自己有吸引力, 享受愛情, 嘗試新鮮的東西, 取悅自己的幸福。 在出軌的過程中, 她成長起來, 取悅自己, 原是如此美妙和強大的自我感受。

這個故事, 如果能停留在電視劇的結尾就好了。

電影《晝顏》延續全員出軌, 卻在價值觀上走上反面。 它抽離了婚姻是深淵, 人妻要反叛, 女性要覺醒的主題, 電影《晝顏》基本失去了精髓。 我期待看到現實版的“娜拉走後怎麼樣”, 而電影《晝顏》變成了出軌沒有好下場, 原配妻子復仇記。


電視劇裡,紗和和北野曖昧不明,紗和在道德和情感間動盪,痛苦又糾纏的純愛路向甚合口味,電影中的純愛,變成了肥皂劇式的矯情,兩個人在河裡抓螢火蟲,明明已經在越界,還要跟初中生一樣手電筒傳情;編劇硬扯出四角戀,故作純情,設置人物間的低級衝突,看的好尷尬(太給日本電影界丟臉了好嘛!)。


倒是乃裡子問出了我的心聲:

你們是在玩純愛遊戲嗎。

紗和回答:

我們只是在觀察螢火蟲。


這簡直是攻擊了!還有比這更XX婊的話嗎。乃裡子身上的情感線,反而比較合理,她因為要強,不能接受丈夫愛上別人,不肯承認自己的失敗,過於執著,以致對不存在的輸贏瘋狂,以至於報復。

電影《晝顏》探討出軌後更深重的倫理問題,紗和因為自己背叛了家庭,本身對情感的信任度也下降了,她隨時懷疑北野背叛自己,擔心他離開自己,而她看見北野和乃裡子坐在車裡有說有笑時,自己手錶,正指向下午三點。


到此,背叛變成了無解的倫理悖論,紗和自食其果。編劇把北野的死收拾的過於倉促,作品價值走向的轉變,出軌不是女性掙脫無愛婚姻的意識覺醒,它是將人生引向不幸的誘因。

如果非要找一個看電影《晝顏》的理由,也只有:再聽一遍《Never Again》。

那就再聽一遍吧


原配妻子復仇記。


電視劇裡,紗和和北野曖昧不明,紗和在道德和情感間動盪,痛苦又糾纏的純愛路向甚合口味,電影中的純愛,變成了肥皂劇式的矯情,兩個人在河裡抓螢火蟲,明明已經在越界,還要跟初中生一樣手電筒傳情;編劇硬扯出四角戀,故作純情,設置人物間的低級衝突,看的好尷尬(太給日本電影界丟臉了好嘛!)。


倒是乃裡子問出了我的心聲:

你們是在玩純愛遊戲嗎。

紗和回答:

我們只是在觀察螢火蟲。


這簡直是攻擊了!還有比這更XX婊的話嗎。乃裡子身上的情感線,反而比較合理,她因為要強,不能接受丈夫愛上別人,不肯承認自己的失敗,過於執著,以致對不存在的輸贏瘋狂,以至於報復。

電影《晝顏》探討出軌後更深重的倫理問題,紗和因為自己背叛了家庭,本身對情感的信任度也下降了,她隨時懷疑北野背叛自己,擔心他離開自己,而她看見北野和乃裡子坐在車裡有說有笑時,自己手錶,正指向下午三點。


到此,背叛變成了無解的倫理悖論,紗和自食其果。編劇把北野的死收拾的過於倉促,作品價值走向的轉變,出軌不是女性掙脫無愛婚姻的意識覺醒,它是將人生引向不幸的誘因。

如果非要找一個看電影《晝顏》的理由,也只有:再聽一遍《Never Again》。

那就再聽一遍吧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