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等於一天”和“一天等於二十年”的歷史辯證法


“二十年等於一天”和“一天等於二十年”的歷史辯證法

——經由列寧闡發的馬克思的一個重要觀點

旗幟中流評論員黃中鋁

1914年3月,

列寧在瑞士應格拉納特兄弟百科辭典出版社的邀請, 為《格拉納特百科詞典》寫了“卡爾·馬克思”詞條。 列寧為此寫下的文字, 現在譯成中文總共3萬多字, 儼然是一篇內容豐富的文章, 詳細介紹了馬克思的生平以及馬克思主義的主要觀點。 1918年5月, 為紀念馬克思誕辰一百周年, 在莫斯科以單行本的形式將之出版, 書名為《卡爾·馬克思——傳略和馬克思主義概述》。 這本書, 成為宣傳馬克思主義的一本上好的普及讀物。

這本書中有一節, 題目叫做《無產階級階級鬥爭的策略》。 在這一節中, 列寧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在每個發展階段, 在每一時刻, 無產階級的策略都要考慮到人類歷史的這一客觀必然的辯證法, 一方面要利用政治消沉時代或龜行發展即所謂“和平”龜行發展的時代來發展先進階級的意識、力量和戰鬥力,

另一方面要把這種利用工作全部引向這個階級的運動的“最終目的”, 並使這個階級在“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偉大日子到來時有能力實際完成各項偉大的任務。

上述文字中所表述的觀點, 不僅是列寧的, 也是馬克思的。 1863年4月9日, 馬克思在致恩格斯的一封信中說:英國工人能夠多快地擺脫資產階級對他們的明顯的腐蝕, 我們還要等著瞧。 此外, 你的書(編者注:指恩格斯《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中的主要論點, 連細節都已經被1844年以後的發展所證實了。 我恰好又把這本書和我關於後來這段時期的筆記對照了一下。 只有那些用尺子和每次的“報紙趣聞”來衡量世界歷史的德國小市民才能想像:在這種偉大的發展中,

二十年比一天長, 雖然以後可能又會有一天等於二十年的時期。

《英國工人階級狀況》是恩格斯根據自己1842年11月至1844年 8月在英國居住期間的直接觀察和各種官方及非官方文件的材料寫成的一部重要著作。 該書揭露了當時英國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殘酷剝削, 描述了當時英國工人惡劣的勞動條件和悲慘的生活狀況, 指明了階級矛盾的不可調和性。

1848年前後, 歐洲各國爆發了資產階級革命, 風起雲湧的階級鬥爭此起彼伏。 各國的革命中, 雖然都是資產階級反對封建貴族的鬥爭, 但各國的工人群眾都充當了鬥爭的主力軍。 只是因為歷史的局限性,

各國工人階級還沒有提出自我解放的要求。 進入1860—70年代, 歐洲各國風起雲湧的階級鬥爭戛然停止了。 歐洲的資本主義進入了一個平穩發展的時期, 工人運動也同時進入低潮。 1871年, 法國工人階級登上政治舞臺, 建立了人類第一個工人政權——巴黎公社。 由於缺乏鬥爭經驗, 巴黎公社遭到資產階級的殘酷鎮壓。


英國是世界上最早爆發工業革命、最早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國家。 在英國資本主義早期, 出現過吃人的“圈地運動”、出現過可憐的童工、出現過倫敦狹窄骯髒的貧民區。 但是, 英國也是最早開發世界市場的資本主義國家, 由於從全世界各殖民地攫取了超額壟斷利潤, 英國壟斷資產階級為了撲滅本國工人階級的反抗, 實行了一些讓步政策和改良政策, 改善了工人的勞動條件和生活條件。

1892年, 恩格斯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指出:

“當英國工業壟斷地位還保存著的時候, 英國工人階級在一定程度上也分沾過這一壟斷地位的利益。 這些利益在工人階級中間分配得極不均勻:享有特權的少數人撈取了絕大部分利益, 但廣大的群眾至少有時也能沾到一點。而這就是自從歐文主義滅絕以後,社會主義在英國未曾出現的原因。”

也正因為如此,英國工人運動中工聯主義、改良主義等思潮蔓延,工人運動中滋生出一部分被資產階級收買的工人貴族。馬克思曾經指出,英國工人階級被“資產階級化”了。

馬克思希望英國工人儘快擺脫資產階級的腐蝕,但馬克思既不急躁、也不灰心,因為他具備歷史的自信心。面對工人運動的暫時低潮、面對歐洲資本主義的暫時穩定、面對社會局面的暫時平靜,馬克思在上述給恩格斯的信中指出,從1840年代到1860年代這二十年,在歷史長河中不過是短暫的一瞬間。這就是說,馬克思認為,未來的歷史必將不斷出現新的變化,而在歷史的長河中,“二十年”與“一天”並沒有本質差別,因此我們不能拘泥於日常瑣碎的社會現象。但是,馬克思同時指出,歷史上往往又會在短時期內發生巨大變革,這樣的歷史突變,假如一定要用微觀的刻度來表述,那就是“一天等於二十年”。


列寧在《卡爾·馬克思——傳略和馬克思主義概述》一書中提到了馬克思的這一觀點,並稱之為“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也就是說,歷史總是曲折、跳躍前進的,有時候是“二十年等於一天”的“龜行”發展時期、政治消沉時期,有時候是“一天等於二十年”的突飛猛進時代、風起雲湧的時代。

按照這樣一個“客觀必然的辯證法”,列寧教導我們,要充分利用和平的“龜行”發展時期,激發先進階級的階級意識、不斷積累力量,同時這種利用工作、準備工作要全部引向“最終目的”——使這個階級在“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偉大日子到來時,有能力實際完成各項偉大的任務。

由馬克思揭示出來、經列寧再次提示和闡發的這一“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在爭取自身解放的革命鬥爭中賴以永不迷航的燈塔,是我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克服一切頹廢情緒的精神指南。

但是,對於這個“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不僅德國的小市民不相信,國際共運中的機會主義分子也不相信。馬克思、恩格斯逝世後,伯恩斯坦就拋出了一系列修正主義觀點,認為當時的歐洲資本主義處於穩定發展階段,馬克思所揭示的資本主義總危機已經很難來臨了。結果,到了20世紀初,世界風雲就發生了改變,帝國主義的經濟、政治危機就到來了,並且釀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這個歷史關頭,歐洲各國的社會民主黨卻不能挺直腰杆、不能擔當歷史的重任,而是做了資產階級的尾巴,號召本國的工人隨著本國資產階級政府去“保衛祖國”。只有列寧為首的俄國布爾什維克利用了大戰在俄國造成的經濟、政治危機,取得了十月革命的成功,開闢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

“一戰”結束後,世界又進入一個暫時平衡的時期,這就是1920年代和1930年代。這個時期,社會主義蘇俄在世界上遭到空前孤立。在中國,由於蔣介石背叛革命,中國革命這時也正處於低潮時期。但是,隨著“二戰”的到來,世界又進入大動盪的時代,中國也迎來了抗日新局面。“二戰”之後出現了社會主義陣營,德意日帝國主義集團徹底覆滅,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集團與社會主義陣營展開了“冷戰”。但是,在“二戰”之後的1950年代至1970年代,第三世界各國爭取民族獨立、社會解放、人民革命的鬥爭此起彼伏、風起雲湧,以英國、法國為宗主國的舊殖民主義體系土崩瓦解。


1980年代到1990年代,社會主義陣營諸國由於現代修正主義的腐蝕,要麼國家解體、要麼改旗易幟、要麼名存實亡。西方帝國主義打著“新自由主義”的旗幟,開啟了新一輪的資本全球化時代。1988年,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拋出了所謂“歷史終結論”。難道,歷史果真“終結”了嗎?

遠的不說,就說中國,“改開”初期的1980年代,雖然徹底否定了文革,農村也推行了“包產到戶”,但是國家提高了農產品收購價,農民收入有所增加,國企職工也漲了工資,大家都很“高興”,歷史似乎“終結”於這樣一種狀態了。但是1990年代,國企普遍坍塌了,千百萬工人下崗了。同時,“三農”問題出現了,農民工無勞保、討薪難,以及留守兒童困境、留守老人問題,均進入公眾視線。進入21世紀,地方政府債務、土地財政問題,各地黑煤窯醜聞、沿海血汗工廠報導、農村環境嚴重污染案例,以及農村土地徵用補償金被截留引起的上訪、城市強拆引起的糾紛,不斷刷新電視螢屏和電腦、手機螢幕。

再看國際上,如果歷史真的已經“終結”,美國為什麼還要到處“反恐”、到處窮兵黔武?為什麼會出現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以及近幾年歐洲經濟危機引發的希臘和法國工人的罷工鬥爭?

正所謂: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但廣大的群眾至少有時也能沾到一點。而這就是自從歐文主義滅絕以後,社會主義在英國未曾出現的原因。”

也正因為如此,英國工人運動中工聯主義、改良主義等思潮蔓延,工人運動中滋生出一部分被資產階級收買的工人貴族。馬克思曾經指出,英國工人階級被“資產階級化”了。

馬克思希望英國工人儘快擺脫資產階級的腐蝕,但馬克思既不急躁、也不灰心,因為他具備歷史的自信心。面對工人運動的暫時低潮、面對歐洲資本主義的暫時穩定、面對社會局面的暫時平靜,馬克思在上述給恩格斯的信中指出,從1840年代到1860年代這二十年,在歷史長河中不過是短暫的一瞬間。這就是說,馬克思認為,未來的歷史必將不斷出現新的變化,而在歷史的長河中,“二十年”與“一天”並沒有本質差別,因此我們不能拘泥於日常瑣碎的社會現象。但是,馬克思同時指出,歷史上往往又會在短時期內發生巨大變革,這樣的歷史突變,假如一定要用微觀的刻度來表述,那就是“一天等於二十年”。


列寧在《卡爾·馬克思——傳略和馬克思主義概述》一書中提到了馬克思的這一觀點,並稱之為“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也就是說,歷史總是曲折、跳躍前進的,有時候是“二十年等於一天”的“龜行”發展時期、政治消沉時期,有時候是“一天等於二十年”的突飛猛進時代、風起雲湧的時代。

按照這樣一個“客觀必然的辯證法”,列寧教導我們,要充分利用和平的“龜行”發展時期,激發先進階級的階級意識、不斷積累力量,同時這種利用工作、準備工作要全部引向“最終目的”——使這個階級在“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偉大日子到來時,有能力實際完成各項偉大的任務。

由馬克思揭示出來、經列寧再次提示和闡發的這一“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是全世界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在爭取自身解放的革命鬥爭中賴以永不迷航的燈塔,是我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克服一切頹廢情緒的精神指南。

但是,對於這個“人類歷史的客觀必然的辯證法”,不僅德國的小市民不相信,國際共運中的機會主義分子也不相信。馬克思、恩格斯逝世後,伯恩斯坦就拋出了一系列修正主義觀點,認為當時的歐洲資本主義處於穩定發展階段,馬克思所揭示的資本主義總危機已經很難來臨了。結果,到了20世紀初,世界風雲就發生了改變,帝國主義的經濟、政治危機就到來了,並且釀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這個歷史關頭,歐洲各國的社會民主黨卻不能挺直腰杆、不能擔當歷史的重任,而是做了資產階級的尾巴,號召本國的工人隨著本國資產階級政府去“保衛祖國”。只有列寧為首的俄國布爾什維克利用了大戰在俄國造成的經濟、政治危機,取得了十月革命的成功,開闢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

“一戰”結束後,世界又進入一個暫時平衡的時期,這就是1920年代和1930年代。這個時期,社會主義蘇俄在世界上遭到空前孤立。在中國,由於蔣介石背叛革命,中國革命這時也正處於低潮時期。但是,隨著“二戰”的到來,世界又進入大動盪的時代,中國也迎來了抗日新局面。“二戰”之後出現了社會主義陣營,德意日帝國主義集團徹底覆滅,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集團與社會主義陣營展開了“冷戰”。但是,在“二戰”之後的1950年代至1970年代,第三世界各國爭取民族獨立、社會解放、人民革命的鬥爭此起彼伏、風起雲湧,以英國、法國為宗主國的舊殖民主義體系土崩瓦解。


1980年代到1990年代,社會主義陣營諸國由於現代修正主義的腐蝕,要麼國家解體、要麼改旗易幟、要麼名存實亡。西方帝國主義打著“新自由主義”的旗幟,開啟了新一輪的資本全球化時代。1988年,日裔美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拋出了所謂“歷史終結論”。難道,歷史果真“終結”了嗎?

遠的不說,就說中國,“改開”初期的1980年代,雖然徹底否定了文革,農村也推行了“包產到戶”,但是國家提高了農產品收購價,農民收入有所增加,國企職工也漲了工資,大家都很“高興”,歷史似乎“終結”於這樣一種狀態了。但是1990年代,國企普遍坍塌了,千百萬工人下崗了。同時,“三農”問題出現了,農民工無勞保、討薪難,以及留守兒童困境、留守老人問題,均進入公眾視線。進入21世紀,地方政府債務、土地財政問題,各地黑煤窯醜聞、沿海血汗工廠報導、農村環境嚴重污染案例,以及農村土地徵用補償金被截留引起的上訪、城市強拆引起的糾紛,不斷刷新電視螢屏和電腦、手機螢幕。

再看國際上,如果歷史真的已經“終結”,美國為什麼還要到處“反恐”、到處窮兵黔武?為什麼會出現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以及近幾年歐洲經濟危機引發的希臘和法國工人的罷工鬥爭?

正所謂: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