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心了!蝦的來生,居然是茶!

閩臺地區奉若神靈的唐代“開漳聖王”陳元光, 是河南固始人。

河南, 是許多福建鄉親的老家。 河南老家, 有三件事感謝福建老鄉:‍海鮮, 石材, 茶葉。

1990年代初, 國際飯店聘來一個廣廚烹海鮮, 月薪2000。 當時, 省長工資260。 省長調侃說, 大師傅, 你幹一月抵我一年。


此年, 南方鮮活竹節蝦第一次裝在氧氣包裡坐飛機抵達鄭州。 每斤120。 那年代, 好多人月薪不夠吃一斤蝦。 坊間流行語有“四大傻”, 第一傻是“點菜點大蝦”。

販運活蝦的福建老鄉, 行內呼作“海鮮佬”, 發財了。 他們聚集在緯三路市場, 以海鮮為武器征服了鄭州人的胃, 把緯三路發展成鄭州最大海鮮市場。

活蝦之後, 鱸魚、鱖魚、多寶魚、東星斑、老鼠斑、膏蟹、肉蟹、帝王蟹、鮑魚、龍蝦、生蠔、象拔蚌、北極貝、三文魚……生猛海鮮輪番上陣, 猛烈轟炸剛剛富起來的腸胃。 這批販賣蝦兵蟹將的“海鮮佬”, 也成了鄭州第一批開賓士的人。


販賣海鮮的人越來越多, 競爭的結果是價格迅速下落。 1990年代初, 一斤活蝦相當於百斤五花肉。 2000年之後, 只相當於三五斤五花肉。 點菜點大蝦, 總算不傻了。

教會河南老鄉吃海鮮後, 福建人開始教他們裝修房子。 這批福建弄潮兒聚集在鄭州東郊圃田, 以黑金砂、深咖網、帝皇金、英國棕、爵士白、瑪雅灰等石材、建材為武器,

打開鄭州市場, 又產生一操場億萬富翁。

第三批到河南老家來淘金的福建鄉親, 隨身攜帶的神器是——茶葉。 他們背井離鄉千里迢迢, 來教老家人喝茶。


早期是大眾一些的安溪鐵觀音, 隨之, 武夷山大紅袍來了,

福鼎白茶來了, 各種岩茶各種老樅單樅名樅來了, 正山小種各種紅茶來了, 最後金駿眉登峰造極。 2009年到2013年, 金駿眉被炒得火爆, 頂級八萬芽頭一斤的“大師作茶”, 炒到十多萬一斤。

漢族是最早發明茶葉的族。 漢族使用茶葉大致經歷三階段。 第一, 粥茶階段。 唐以前, “採茶煮為茗粥”, 茶葉放在粥裡與穀物同煮, 食之去火解膩, 更多取其食療功效。


第二, 末茶階段。 唐宋, 將茶葉搗碎磨成粉末, 沸水沖泡飲用, 像今日沖奶粉一樣。 宋人飲茶用盞, 茶以白為上品, 盞則以黑為勝。 富貴者如米芾、蔡襄等, 把珍珠粉、香料加入茶末中, 鬥茶取樂。

窮人則加鹽。 你沒看錯, 就是加鹽。 至今, 蒙、藏、羌等少數民族仍將茶葉搗碎飲鹽茶奶茶, 此乃唐宋遺風。


宋茶尚白,以雪白為上品。白茶末以黑盞沖泡,愈增其白,故宋代茶具名牌——建窯黑盞盛極一時。

兩宋,文人富貴閒雅,弄出奇葩鬥茶花樣。白茶粉末沖泡黑盞中,生出許多氣泡,宋人雅稱魚眼、蟹眼。宋人鬥茶,主要看誰盞中的眼多眼小眼精細,魚眼不如蟹眼,‍大蟹不如小蟹,以蟹眼細者多者為勝。


第三,葉茶階段。明代,才發展成沸水蓋碗沖泡茶葉原葉,享用茶葉原味。明代人口中的建窯,是指德化窯的白瓷,也稱“白建”。為了區別,將宋代的建窯黑茶盞呼為“黑建”。由宋到明,建盞由尚黑轉而尚白,葉茶完全取代了末茶。

明中葉,發展出將茶葉與湯水分隔的“瀹茶法”,生髮出花色百樣的瀹茶器。此時,紅茶也在武夷山誕生。‍明代中期以後,漢族人飲茶從茶葉、器皿到飲用方法,與今日完全相同。


由此可見,唐以前漢族是用茶在吃藥膳粥,宋人是在玩茶末,明之後才真正開始喝葉茶。電視劇裡,常有唐人、宋人捧著明清才出現的蓋碗喝葉茶。文化發展不能簡單以進化論言之,孫子必須文雅過爺爺,這個不一定。

那天在茶城,福建友人茶老闆拿出他最好的“牛肉”(武夷山牛坑肉桂)。叫價上萬一斤。老闆說,去年拿貨十斤,沒賣出去一兩。這位武夷山哥們兒搖頭說,“此地少有懂茶人”。

這一撥賣茶葉的福建老鄉的生意,比第一撥賣海鮮的生意難做多了。‍人接受大蝦,總是要比接受岩茶容易得多。


《水滸傳》楊志賣刀,楊家將祖傳寶刀,要價三千貫。牛二瞪爆了牛眼說——“‍神神神神馬鳥刀要三千貫?我三十貫買一把,也切得豆腐也切得肉!”

文化積澱,必須交給漫長歲月。

這不錯。問題是,一斤樹葉炒到一萬多,是福是禍?


三十年前,一月工資不夠買一斤蝦。三十年後,一月工資不夠買一斤茶。這其實是同一款商業愚蠢。‍蝦的神話破滅了,三十年輪回轉世,它變成了茶。

假若評價一樣東西,只是問它——“值多少錢?”評價一個人,只是問他——“有多少錢?”

用錢衡量一切的時代,只有快感,沒有幸福感。

作者簡介:老周,生於河南鄧州,畢業于河南大學歷史系,現居鄭州。辦過美食雜誌,經營過十餘年高端餐飲,資深吃貨,資深美食評論人,已在紙媒發表美食文章兩百多萬字。人活著,無非是遇到些有趣的人,經歷些有趣的事,再明白些道理。老周陪你聊聊那些有趣的吃——寫給所有崇尚文明、嚮往真知,對人生有所追問的人。人生路漫漫,風景無限好。朋友,慢慢走,欣賞呵!


宋茶尚白,以雪白為上品。白茶末以黑盞沖泡,愈增其白,故宋代茶具名牌——建窯黑盞盛極一時。

兩宋,文人富貴閒雅,弄出奇葩鬥茶花樣。白茶粉末沖泡黑盞中,生出許多氣泡,宋人雅稱魚眼、蟹眼。宋人鬥茶,主要看誰盞中的眼多眼小眼精細,魚眼不如蟹眼,‍大蟹不如小蟹,以蟹眼細者多者為勝。


第三,葉茶階段。明代,才發展成沸水蓋碗沖泡茶葉原葉,享用茶葉原味。明代人口中的建窯,是指德化窯的白瓷,也稱“白建”。為了區別,將宋代的建窯黑茶盞呼為“黑建”。由宋到明,建盞由尚黑轉而尚白,葉茶完全取代了末茶。

明中葉,發展出將茶葉與湯水分隔的“瀹茶法”,生髮出花色百樣的瀹茶器。此時,紅茶也在武夷山誕生。‍明代中期以後,漢族人飲茶從茶葉、器皿到飲用方法,與今日完全相同。


由此可見,唐以前漢族是用茶在吃藥膳粥,宋人是在玩茶末,明之後才真正開始喝葉茶。電視劇裡,常有唐人、宋人捧著明清才出現的蓋碗喝葉茶。文化發展不能簡單以進化論言之,孫子必須文雅過爺爺,這個不一定。

那天在茶城,福建友人茶老闆拿出他最好的“牛肉”(武夷山牛坑肉桂)。叫價上萬一斤。老闆說,去年拿貨十斤,沒賣出去一兩。這位武夷山哥們兒搖頭說,“此地少有懂茶人”。

這一撥賣茶葉的福建老鄉的生意,比第一撥賣海鮮的生意難做多了。‍人接受大蝦,總是要比接受岩茶容易得多。


《水滸傳》楊志賣刀,楊家將祖傳寶刀,要價三千貫。牛二瞪爆了牛眼說——“‍神神神神馬鳥刀要三千貫?我三十貫買一把,也切得豆腐也切得肉!”

文化積澱,必須交給漫長歲月。

這不錯。問題是,一斤樹葉炒到一萬多,是福是禍?


三十年前,一月工資不夠買一斤蝦。三十年後,一月工資不夠買一斤茶。這其實是同一款商業愚蠢。‍蝦的神話破滅了,三十年輪回轉世,它變成了茶。

假若評價一樣東西,只是問它——“值多少錢?”評價一個人,只是問他——“有多少錢?”

用錢衡量一切的時代,只有快感,沒有幸福感。

作者簡介:老周,生於河南鄧州,畢業于河南大學歷史系,現居鄭州。辦過美食雜誌,經營過十餘年高端餐飲,資深吃貨,資深美食評論人,已在紙媒發表美食文章兩百多萬字。人活著,無非是遇到些有趣的人,經歷些有趣的事,再明白些道理。老周陪你聊聊那些有趣的吃——寫給所有崇尚文明、嚮往真知,對人生有所追問的人。人生路漫漫,風景無限好。朋友,慢慢走,欣賞呵!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