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請溫柔以待

你的心, 是我去到世界盡頭, 還想回來的地方。

---題記

歲月, 淡去, 留下依稀的摸樣, 你卻清晰如初。

時光如雨, 我們都是在雨中行走的人, 找到屬於自己的傘, 朝前走, 一直走到風停雨住, 美好明天。 陸小曼, 娓娓道來。

又是一季秋, 又是一季秋尾, 秋風蕭條, 秋雨冷涼, 秋蟲呢喃。 天空不再高遠, 雲朵不再輕淡。 抬眼望去, 滿目的霧氣。 近處, 行人匆匆;遠方, 北雁飛南。 無論風中, 無論雨裡, 都不會停留, 或許是聽見冬的序曲了。

就這樣, 靜立在秋的末梢眼見時令走向冬首, 總會生出某些情愫, 或者淒冷, 或者無奈, 或者滄桑。 這個季節的冷, 終究是避免不了的, 否者何來冬眠一說呢?

看路邊的野草, 逐漸枯黃, 落葉飄零, 旋轉成堆。 宿命?歸宿 ?風兒迷茫:歲月無情, 行人匆匆, 客過無痕。 望著遠方, 思緒瞬間被扯的很長, 很疼……

她從那個並不遙遠的年代走過, 讀過私塾, 尚未解放的中國, 滿目荒蕪, 可是她的父母卻是擁有百十畝土地的富農, 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天真的少女何等的幸福!在大躍進的年代裡, 家裡的土地被收交集體, 父母相繼被餓死, 她被大伯家收養。 到了婚嫁的年齡, 她走進了我的家裡。 父親當時是大隊裡的幹部, 整天忙著工作, 家裡的大事小事都落在了她的肩上。

吃食堂, 掙工分, 還有照顧多病的奶奶爺爺, 可想而知多累。 屋漏又碰上連陰雨, 那一場呼嘯邇來的洪水, 淹沒了村莊, 房子沒有了, 過著顛簸流離的生活。 洪水過後, 重返家園的人們, 蓋房子, 修籬笆, 父親是個不顧家的男人, 於是這個家由她一手打理。 房子, 終於建起來了, 一個七八口的人擠在了一起, 這裡成了她一生的牽掛!

就這樣, 走過了冬, 迎來了春;經歷了夏, 走進了秋。 四季在輪回, 她生命的年輪增加著, 風雕刻著皺紋, 雨侵蝕著容顏。 曾經嬌豔的花容, 如今已斑駁陸離;曾經如花的月貌, 今昔早已滄海桑田。 時間無情, 歲月無聲, 她老了, 老的步履蹣跚。 她老了, 老的兒孫滿堂, 時間有情, 歲月靜寂。 她屬於這個紅塵,

而且一直走在這個紅塵裡, 然而她終究是這個紅塵裡的過客!

有人說, 幸福是在別人的眼裡, 快樂卻在自己的心中。 看著她深邃的眸子, 心疼地問她:您幸福嗎?她微笑著說:你們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

她迷失了自己嗎?讀著她那縱橫交錯的皺紋, 心被撕扯的很疼:樹木有年輪, 人的年輪在哪裡?在心中嗎?

安寧說, 你的心, 是我去到世界盡頭還想再回來的地方。

鳥兒翅膀硬了, 總要單飛;孩子長大了, 也要尋找自己的天空。 而她, 邁著細碎的腳步, 彎著腰, 仍然留守在那個有愛的地方, 堅守著什麼, 是根嗎?早已不是兒時, 一群孩子圍著她嬉笑熱鬧, 甚至為了一個蘋果分不均勻, 而你一口我一口地亂咬的場景了。 那些清貧的日子,

一去不復返了!那些歡樂, 那些嬉戲如昔嗎?

簡媜說, 像每一滴酒, 回不了最初的葡萄, 我回不到年少。 是的, 可以回到那個簡單的相依相偎的年代嗎?一個饅頭分幾半, 卻吃得津津有味;一本小人書, 可以忘了吃飯;一個簡單的乖字, 小臉開了花!

給時間一點時間, 讓過去過去, 讓開始開始!

春去冬來, 花開花落, 總有許多情不自禁的憂傷, 於是慢慢學會了隱藏。 時間, 教會了我們很多, 卻教不會我們怎樣不老;歲月, 催老了容顏, 卻抹不去溫馨的回憶。 正如, 風是雨手, 雨是風的腳, 年年歲歲, 攜手永遠!

不知, 多久沒有擁抱她了, 可能那溫暖的擁抱只屬於童年, 屬於記憶。 每次看著那落寞的背影, 真想從後面緊緊地擁抱她。 那滿頭的白髮, 細訴著寂靜的歲月;日漸蹣跚的身影,

刺痛了我的眼睛, 淋濕了我匆匆的腳步。 她還有多少歲月可以流逝, 而我漂泊他鄉不能相伴。 子夜未眠, 心碎如水:如果到了子欲養而親不在時, 遺憾就晚了。

那消瘦的雙肩, 從未脫離我的視線。 午夜輾轉, 總會用心去擁抱, 很輕很暖。 是啊, 小時候擁抱屬於父母, 長大了擁抱屬於愛人, 老了擁抱屬於誰呢?張小嫻說, 擁抱的感覺真好, 那是肉體的安慰, 塵世的獎賞。

千帆過盡, 紅塵無限。 經歷了青澀, 收穫著成熟, 在時間的渡口, 我們都是過客。 歲月匆匆, 過客匆匆, 那份血濃於水的親情, 那份時時牽掛的情感, 鐫刻於心, 即使走的再遠, 飛的再高, 根在哪裡, 那根線總扯在那裡, 無形勝有形, 撕扯著你的人, 搖曳著你的魂,

揮之不去, 影像次第。

深知, 有些美麗, 在心, 便是溫暖;有些過往, 憶起, 恬靜最佳。

有時, 真的希望歲月慢些, 再慢些, 讓她好好享受這個喧囂的世界, 牽著她的手慢慢走, 盡情沐浴春光的明媚, 夏花的燦爛, 秋日的豔陽, 冬雪的乾淨……

歲月, 請溫柔以待, 許她安暖四季!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