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TOYS對Kidrobot主理人 Frank Kozik 專訪

四月初, 在WonderFestival上海展上, Kidrobot展位人頭攢動, 顧客們在專心的挑選著自己喜歡的設計師或動畫的相關產品。 幾天後, 在北京三裡屯通盈中心的複調漫畫裡, 又舉辦了一場Kidrobot主理人Frank Kozik的專題Party, 同樣吸引了很多粉絲專程前往。

這和三年前的情況完全不同。 在2015年5月上海的SHCC上, 也有一場Kidrobot的座談活動, 那時候國內的藝術家與設計師玩具風潮還沒起來, 很多人也不熟悉Kidrobot品牌, 所以台下只有不到10個人, 場面可以說是相當的尷尬冷清。 這三年, 不僅是中國, 全球的玩具市場都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作為藝術設計玩具先鋒品牌的主理人,

Frank Kozik先生是如何看待這些的呢?借複調舉辦活動之機, 我們有幸採訪了Frank Kozik先生 。


52TOYS:Frank先生, 請您先大致介紹一下Kidrobot這個品牌吧, 比如有哪些系列?

Frank:Kidrobot現在有多條線產品, 從迷你設計師玩具, 到以核心玩家為受眾的玩具系列, 以及授權類產品包括我們自有的IP產品,

還有一些店頭裝飾品。 目前美國市場的主要表現是-小型零售店已經逐漸消亡, 主流的消費市場已經轉移到線上銷售和大的連鎖型銷售, 我們也有做很多的授權產品, 例如辛普森, Cartoon Network的動畫角色,電子遊戲角色, 此外還有Andy Warhol之類的設計師聯名產品。 這裡面有些是對應收藏玩家的, 也有店頭裝飾品, 以及一些對應大眾市場的優質盒蛋玩具。

我們也有一個毛絨玩具系列, Yummy World, 以及搪膠盲盒玩具來對應介於普羅大眾和玩具玩家中間的階層的喜歡可愛和新鮮事物的顧客。

我們針對核心玩家的藝術玩具, 每年會跟差不多70位藝術家合作, 做出大大小小近200種產品涵蓋各個品類, 以滿足客戶需求。

我接管Kidrobot是在它經營進入困境被收購後,

收購方找到我, 希望我能加入並重振這個公司。 在過去的三年中, 我們重新規劃所有產品線, 目前運營狀況良好。 我們會邀請不同的藝術家和新的設計師, 將他們的設計和我們自有IP產品做一個結合, 這種合作讓雙方都非常愉快。 並且越來越多的授權方也允許我們做這樣的選擇, 這種方式也給我們帶來非常不錯的產品和銷售成績。

目前Kidrobot運營模式是, 不再考慮設立零售店, 而是與合作方一起開發市場。 我們不會浪費自身資源在開拓別人已經做的很成熟很充分的領域, 而是與他們合作做出新的產品達到雙贏的目標。


52TOYS:根據網上的資料顯示, Kidrobot成立於2002年, 但Frank先生是之後才加入, 而且似乎和另一家美國著名玩具公司NECA有一定的關係。

Frank:Kidrobot與NECA是被同個收購方購入, 但是是各自獨立運營的公司, 都有自己的專長領域。 Kozik也會有時候幫NECA做些他們不擅長的設計工作, 屬於友情幫助。 基於收購方對Kozik的信任和在專業上的肯定, Kozik在接管Kidrobot之後招聘了一批新的設計師原型師等等雇員,

並進行培訓, 為Kidrobot注入了新鮮血液。


NECA發售的Kidrobot 13 Dunny 盲盒

52TOYS:您原來是從事海報設計的, 是什麼原因讓您轉行改做玩具了了呢?

Frank:我曾經是從事海報設計以及其他商業設計的, 在大概1985年到2005年時期。 最早時候我開始做玩具是90年代在日本Medicom。 在2000年前美國這類的產品還不是很多, 而我從做玩具中找到了興趣。

Kidrobot他們找到我問我是不是為Medicom做過玩具,在得到肯定答案之後,在2004年到2014年間,我授權自己的設計給他們做產品。在Kidrobot最艱難時期,收購方看中了我在這個領域的豐富經驗和名氣,與我簽約讓我來這裡做創意總監。此外本身我也有自己的公司在持續經營中的。在Kidrobot中我不但負責審核所有的設計工作,還與品牌方談授權,與設計師談合作等等這些品牌推廣工作。經歷了大換血之後,我們現在的團隊大概25人,這些人在為Kidrobot這個品牌注入新的活力。


Frank Kozik設計的 Black Smorkin' 100% Kubrick Bunny Labbit

52TOYS:玩具分類很多,為什麼選擇了了藝術設計類而不是雕像,可動人偶之類的大眾品類?

Frank:大眾品類的玩具其實已經是很常規的產品和產業鏈了。這類產品在美國是由一些巨頭公司來經營的,這更偏重於是商業活動而並非我的興趣。我在日本的時候與潮牌圈、設計圈的接觸更加頻繁。在這裡我遇見了Bounty Hunter的創始人,我很喜歡他的第一個玩具Kid Hunter,而他也很喜歡我的海報,我們一拍即合成為朋友互相交換了東西,這是在1992年。

然後與Medicom合作開始做設計師玩具是進入這個圈子我的起點,也是我興趣所在。而大眾玩具對我來說過於普通和商業化,作為設計師來說我更偏向於做自己喜歡的設計自己的玩具,本身我也是玩具收藏家,在經歷過Medicom做玩具,自己做玩具人物設定,給Kidrobot做設計玩具之後,我在這個領域越來越有興趣,2002年以後我在音樂圈和平面設計圈逐漸淡出,將工作重心從之前的海報設計等轉向了玩具設計中。而且我對這個轉變感到非常開心愉快。


Kid Hunter

52TOYS:在美國,藝術設計類玩具是否發展的一帆風順?是否也遭遇過低潮期?

Frank:就我在音樂界也好還是流行文化界的經驗來說,這之中常常都在輪回。人們也許初次第二次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有預算和很強購買力,但是當他們逐漸成長,成家立業,有了孩子,通常這種購買力就往往不存在了,就會進入低谷,這個情況在不同產品領域都是普遍存在的。

回顧一下在設計師玩具裡,香港風格和日本風格的玩具都很有名,有Michael Lau的本土風格搪膠玩具,有Medicom類型的日系玩具,還有sofubi玩具。但是也許在亞洲成為流行接受程度高的產品,在美國卻反響平平,這就好像地區之間也有種輪回,此消彼長。這種輪回在亞洲由日本香港逐漸擴大到東南亞,現在到了中國大陸。其實這是很好的現象,在這20年裡,兩代人快速成長為有消費能力,並且有意願去購買玩具的群體。我對這其中的商機非常有興趣,所以產生了與中國企業合作的想法,最終我選擇了複調作為合作夥伴開拓中國市場。

舉個例子,過去幾年中SOFUBI玩具其實在日本已經熱度逐漸下降,但是中國和美國仍有不少玩家會專程去購買這些日本SOFUBI產品。現在在中國也有了SOFUBI專題的展會,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這種迴圈會加速可能成為一個市場趨勢。在美國SOFUBI市場已有20餘年歷史,雖然不是很大的市場,但是已經是成熟穩定的了。

現在在美國,更多的顧客已經逐漸理解盲盒玩具這個概念,銷量也在攀升,這其中也包括了藝術家盲盒玩具。這對於設計師和藝術家們來說是件好事,有助於他們的藝術傳播。

這次在WF上我感受到了在設計師玩具市場中非常積極的信號。中國觀眾們對這些玩具有著濃厚的興趣,整個中國市場看來是屬於上升趨勢的,而在美國,目前也是處於上升趨勢的,這種同時同步的趨勢也是頭一次出現,我非常期待看到後續的發展。

52TOYS:藝術設計類玩具在200X年代初曾經火爆過,但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遭遇低潮,這兩年又突然火爆了。這個現象是不是種泡沫?會不會很快又過氣?

Frank:我在若干年前曾來參加SHCC對中國市場進行考察,那個時候在展會上大概也就兩三家售賣玩具的展商,其中還有一個是Funko. 而現在在WF上,有2個展廳內都是藝術設計類玩具。即使是同時同地有開展的STS,WF的客流量仍然非常高,這其中並不是只有硬核玩家,我也看到了非常多的潮流玩家,還有不可小窺的女性購買力。每個人都樂在其中。我能感到非常樂觀和積極的市場信號,我們的產品也都售罄。所以接下來的九月我也會到北京,參加下一場展會,我們和複調的合作也會更加緊密,穩紮穩打的開發中國市場。


kidrobot和複調聯合推出的盲盒系列

52TOYS:就現在中國市場這種情況看,如何看待潛在的市場泡沫問題?

Frank:我可以用美國的行業經歷來說明這個問題。在美國這個市場也經歷過爆發式的3-4年,大量的人進入這個市場想分一杯羹,開設公司,做出可能不夠水準的產品。但是那時候的非理智性消費衝動也高,所以這樣的產品也會有不錯的銷量。但是在市場逐漸冷卻後,能夠站住腳的,屹立不倒的,是那些有著很好品質的,有新鮮概念的產品的公司。

當然我們的銷售管道也在改變,從以前的實體店,到現在的線上銷售。就我來說,Kidrobot不會只在一個人物上做文章,我們會專心來運營數條產品線,邀請不同的藝術家為產品注入新的血液,根據顧客群體的對不同設計概念的喜好開發新的玩具產品甚至是周邊品,為品牌帶來新鮮感。這是我們在美國所施行的策略,而且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蝙蝠寵物 DC Comics x Frank Kozik x Kidrobot「Batman」Labbit 聯名產品

52TOYS:在藝術設計玩具領域,因為有些作品限量,存在升值空間,也就誕生了很多炒家,您如何看待這種現狀?

Frank:在黃牛炒家這件事上我已經應對了30年了,在不同行業中。現在我能說,我喜歡黃牛們。這麼說是因為,他們的存在證明了你作品的價值。也許對於真心喜歡你作品的玩家或者收藏著來說,需要付出比原定價高出數倍的錢來買入自己心儀的東西這並不公平。如果沒有炒家存在,如果你的作品無人問津,這其實是一種失敗。

對於我而言,我定價是認真考慮我自己作品價值幾何的,炒家加價的部分,是他們對自己成本和我作品價值的估值。有些藝術家可能會對炒家額外的加價感到憤慨,但是我的建議是你應該把價格提高到自己覺得合理的地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炒家其實是種免費的宣傳資源,也很好的宣傳我的作品。

52TOYS:高潮低潮,黃牛炒家,一個好的藝術家和設計師,要如何面對這些才能保持清醒,保持生命力?

Frank:我的第一原則是不要抄襲。如果你在模仿的同時進行變型加入自己的想法,這種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只是刻意迎合市場,跟著熱炒的主題走,那麼就會被落下。我在Kidrobot構架產品時,除了考慮當下會有熱度的話題產品之外,更多的是要考量未來的兩三年的風向,什麼將會是好的題材,這是我在企業運營中要考慮的。在創意設計中,你需要考慮作品是否有足夠的個人風格,有自己的主題自己的人物和設定,可以模仿,可以惡搞,而不能抄襲照搬。


Kidrobot swatch

52TOYS:所以在藝術設計玩具中,有很多或致敬、惡搞甚至諷刺知名IP的作品,在國外這種情況如何界定是否侵權?藝術家與設計師要如何把控分寸?

Frank:這個分寸的拿捏還是不容易的。我還是舉例來說明這個問題吧,在美國,無數人都選擇了Darth Vadar這個題材做文章,但是很多都是毫無亮點的設計,有的只是將他的形象貼到毫無干係的其他物件上,這都是非常愚蠢的。你可以在題材上非常非常貼近,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在裡面。

在Kidrobot,我們是在拿到IP授權的基礎上再做構思做自己的產品的。或者另外有種是採用經典人物非常明顯的特徵(比如配色等)來做文章,但是不會去抄襲原人物的其他,這也是可行的。你需要非常聰明的選取他最能激發你靈感的點進行再創作,而不是照搬,而最終的作品一定要有趣味性在裡面。


EXCLUSIVE JACK SEPIA TONE 5" DUNNY ART FIGURE

52TOYS:在過去的十幾年,藝術設計類玩具一直是由美國、日本以及中國香港的設計師們所領導,市場也主要是這些地區。這兩年中國大陸地區發展很快,您如何看待大陸市場?是否和之前美國日本香港的有很多不同感?希望看到什麼樣的中國的藝術設計類玩具?

Frank:我非常看好中國市場的,在WF期間,我也看到了很多非常有亮點的中國設計師作品。有些作品造型可能太過於細節,還需要精煉簡化線條。但是很多作品選取了中國文化中的經典題材,有著明顯中國的風格,這也是我很高興看到的。有些題材的作品也許在國內反響平平,但是這個題材有可能在北美市場沒有出現過,會不同凡響,我覺得好的題材表現形式簡單明瞭的作品,在北美市場也是非常有潛能的。

很多年來,例如我以前在香港可能會看到很多模仿太空堡壘等等主題的沒有新意的產品,但是現在我看到越來越多很有自己特色的作品,並且品質和製作工藝都有了長足的提高,這兩項相結合,我很期待未來看到更多更酷的中國作品。在與複調的合作中我也非常期待看到中國設計師的在專案參與中的創造能力。從商業上來講,現在中國市場的規模和潛力都非常大,而且社交類的傳播力度也很強,有微博微信等等,如果能將現有市場消費能力和現有行業產出能力配合,形成良性迴圈,我認為將迎來這個行業在中國的黃金時代。這是我的感覺。

52TOYS:在接觸了了中國大陸的藝術設計類產品後,有沒有哪些留下深刻印象的?

Frank:有一些給我深刻印象的設計,其中一個是末那的那個刹那寒林。工藝非常精美,讓我感到一種詭異的美感。還有一些個人藝術家的作品,也非常有趣。現在可能很多設計師都癡迷于複雜的線條和形態,但是簡練的表達是設計師玩具的關鍵。


52TOYS:作為新崛起的中國大陸的設計師藝術家們,和美國日本香港的前輩們還有很多差距,請您給大家一些建議。

Frank:我的建議是,設計師玩具應該是表達簡潔有力的。有兩個規則:一是要在每個角度看來都是具有美感的,放在各個位置都能展現它的美。

二是簡單即是美。也要考慮到,如果是同種產品擺在一起成組時,它們仍然能展現美感。我也明白很多設計師會癡迷于刻畫細節,和在作品上充分表達自己概念的想法,但是人的視覺從遠古時代進化到現在,都是對輪廓非常敏感的,所以作品的線條輪廓的表達非常重要。如果是過多的細節和線條,實際上是會讓人潛意識感到焦慮的。我對我設計團隊的要求就是儘量的簡化設計,讓線條簡單化,但是作品上有一個能突出表達特質的點。

再次感謝複調提供了本次採訪的機會。

複調的地址是:北京市朝陽區三裡屯通盈中心一層複調

52TOYS.COM

而我從做玩具中找到了興趣。

Kidrobot他們找到我問我是不是為Medicom做過玩具,在得到肯定答案之後,在2004年到2014年間,我授權自己的設計給他們做產品。在Kidrobot最艱難時期,收購方看中了我在這個領域的豐富經驗和名氣,與我簽約讓我來這裡做創意總監。此外本身我也有自己的公司在持續經營中的。在Kidrobot中我不但負責審核所有的設計工作,還與品牌方談授權,與設計師談合作等等這些品牌推廣工作。經歷了大換血之後,我們現在的團隊大概25人,這些人在為Kidrobot這個品牌注入新的活力。


Frank Kozik設計的 Black Smorkin' 100% Kubrick Bunny Labbit

52TOYS:玩具分類很多,為什麼選擇了了藝術設計類而不是雕像,可動人偶之類的大眾品類?

Frank:大眾品類的玩具其實已經是很常規的產品和產業鏈了。這類產品在美國是由一些巨頭公司來經營的,這更偏重於是商業活動而並非我的興趣。我在日本的時候與潮牌圈、設計圈的接觸更加頻繁。在這裡我遇見了Bounty Hunter的創始人,我很喜歡他的第一個玩具Kid Hunter,而他也很喜歡我的海報,我們一拍即合成為朋友互相交換了東西,這是在1992年。

然後與Medicom合作開始做設計師玩具是進入這個圈子我的起點,也是我興趣所在。而大眾玩具對我來說過於普通和商業化,作為設計師來說我更偏向於做自己喜歡的設計自己的玩具,本身我也是玩具收藏家,在經歷過Medicom做玩具,自己做玩具人物設定,給Kidrobot做設計玩具之後,我在這個領域越來越有興趣,2002年以後我在音樂圈和平面設計圈逐漸淡出,將工作重心從之前的海報設計等轉向了玩具設計中。而且我對這個轉變感到非常開心愉快。


Kid Hunter

52TOYS:在美國,藝術設計類玩具是否發展的一帆風順?是否也遭遇過低潮期?

Frank:就我在音樂界也好還是流行文化界的經驗來說,這之中常常都在輪回。人們也許初次第二次對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有預算和很強購買力,但是當他們逐漸成長,成家立業,有了孩子,通常這種購買力就往往不存在了,就會進入低谷,這個情況在不同產品領域都是普遍存在的。

回顧一下在設計師玩具裡,香港風格和日本風格的玩具都很有名,有Michael Lau的本土風格搪膠玩具,有Medicom類型的日系玩具,還有sofubi玩具。但是也許在亞洲成為流行接受程度高的產品,在美國卻反響平平,這就好像地區之間也有種輪回,此消彼長。這種輪回在亞洲由日本香港逐漸擴大到東南亞,現在到了中國大陸。其實這是很好的現象,在這20年裡,兩代人快速成長為有消費能力,並且有意願去購買玩具的群體。我對這其中的商機非常有興趣,所以產生了與中國企業合作的想法,最終我選擇了複調作為合作夥伴開拓中國市場。

舉個例子,過去幾年中SOFUBI玩具其實在日本已經熱度逐漸下降,但是中國和美國仍有不少玩家會專程去購買這些日本SOFUBI產品。現在在中國也有了SOFUBI專題的展會,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這種迴圈會加速可能成為一個市場趨勢。在美國SOFUBI市場已有20餘年歷史,雖然不是很大的市場,但是已經是成熟穩定的了。

現在在美國,更多的顧客已經逐漸理解盲盒玩具這個概念,銷量也在攀升,這其中也包括了藝術家盲盒玩具。這對於設計師和藝術家們來說是件好事,有助於他們的藝術傳播。

這次在WF上我感受到了在設計師玩具市場中非常積極的信號。中國觀眾們對這些玩具有著濃厚的興趣,整個中國市場看來是屬於上升趨勢的,而在美國,目前也是處於上升趨勢的,這種同時同步的趨勢也是頭一次出現,我非常期待看到後續的發展。

52TOYS:藝術設計類玩具在200X年代初曾經火爆過,但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遭遇低潮,這兩年又突然火爆了。這個現象是不是種泡沫?會不會很快又過氣?

Frank:我在若干年前曾來參加SHCC對中國市場進行考察,那個時候在展會上大概也就兩三家售賣玩具的展商,其中還有一個是Funko. 而現在在WF上,有2個展廳內都是藝術設計類玩具。即使是同時同地有開展的STS,WF的客流量仍然非常高,這其中並不是只有硬核玩家,我也看到了非常多的潮流玩家,還有不可小窺的女性購買力。每個人都樂在其中。我能感到非常樂觀和積極的市場信號,我們的產品也都售罄。所以接下來的九月我也會到北京,參加下一場展會,我們和複調的合作也會更加緊密,穩紮穩打的開發中國市場。


kidrobot和複調聯合推出的盲盒系列

52TOYS:就現在中國市場這種情況看,如何看待潛在的市場泡沫問題?

Frank:我可以用美國的行業經歷來說明這個問題。在美國這個市場也經歷過爆發式的3-4年,大量的人進入這個市場想分一杯羹,開設公司,做出可能不夠水準的產品。但是那時候的非理智性消費衝動也高,所以這樣的產品也會有不錯的銷量。但是在市場逐漸冷卻後,能夠站住腳的,屹立不倒的,是那些有著很好品質的,有新鮮概念的產品的公司。

當然我們的銷售管道也在改變,從以前的實體店,到現在的線上銷售。就我來說,Kidrobot不會只在一個人物上做文章,我們會專心來運營數條產品線,邀請不同的藝術家為產品注入新的血液,根據顧客群體的對不同設計概念的喜好開發新的玩具產品甚至是周邊品,為品牌帶來新鮮感。這是我們在美國所施行的策略,而且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蝙蝠寵物 DC Comics x Frank Kozik x Kidrobot「Batman」Labbit 聯名產品

52TOYS:在藝術設計玩具領域,因為有些作品限量,存在升值空間,也就誕生了很多炒家,您如何看待這種現狀?

Frank:在黃牛炒家這件事上我已經應對了30年了,在不同行業中。現在我能說,我喜歡黃牛們。這麼說是因為,他們的存在證明了你作品的價值。也許對於真心喜歡你作品的玩家或者收藏著來說,需要付出比原定價高出數倍的錢來買入自己心儀的東西這並不公平。如果沒有炒家存在,如果你的作品無人問津,這其實是一種失敗。

對於我而言,我定價是認真考慮我自己作品價值幾何的,炒家加價的部分,是他們對自己成本和我作品價值的估值。有些藝術家可能會對炒家額外的加價感到憤慨,但是我的建議是你應該把價格提高到自己覺得合理的地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炒家其實是種免費的宣傳資源,也很好的宣傳我的作品。

52TOYS:高潮低潮,黃牛炒家,一個好的藝術家和設計師,要如何面對這些才能保持清醒,保持生命力?

Frank:我的第一原則是不要抄襲。如果你在模仿的同時進行變型加入自己的想法,這種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只是刻意迎合市場,跟著熱炒的主題走,那麼就會被落下。我在Kidrobot構架產品時,除了考慮當下會有熱度的話題產品之外,更多的是要考量未來的兩三年的風向,什麼將會是好的題材,這是我在企業運營中要考慮的。在創意設計中,你需要考慮作品是否有足夠的個人風格,有自己的主題自己的人物和設定,可以模仿,可以惡搞,而不能抄襲照搬。


Kidrobot swatch

52TOYS:所以在藝術設計玩具中,有很多或致敬、惡搞甚至諷刺知名IP的作品,在國外這種情況如何界定是否侵權?藝術家與設計師要如何把控分寸?

Frank:這個分寸的拿捏還是不容易的。我還是舉例來說明這個問題吧,在美國,無數人都選擇了Darth Vadar這個題材做文章,但是很多都是毫無亮點的設計,有的只是將他的形象貼到毫無干係的其他物件上,這都是非常愚蠢的。你可以在題材上非常非常貼近,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在裡面。

在Kidrobot,我們是在拿到IP授權的基礎上再做構思做自己的產品的。或者另外有種是採用經典人物非常明顯的特徵(比如配色等)來做文章,但是不會去抄襲原人物的其他,這也是可行的。你需要非常聰明的選取他最能激發你靈感的點進行再創作,而不是照搬,而最終的作品一定要有趣味性在裡面。


EXCLUSIVE JACK SEPIA TONE 5" DUNNY ART FIGURE

52TOYS:在過去的十幾年,藝術設計類玩具一直是由美國、日本以及中國香港的設計師們所領導,市場也主要是這些地區。這兩年中國大陸地區發展很快,您如何看待大陸市場?是否和之前美國日本香港的有很多不同感?希望看到什麼樣的中國的藝術設計類玩具?

Frank:我非常看好中國市場的,在WF期間,我也看到了很多非常有亮點的中國設計師作品。有些作品造型可能太過於細節,還需要精煉簡化線條。但是很多作品選取了中國文化中的經典題材,有著明顯中國的風格,這也是我很高興看到的。有些題材的作品也許在國內反響平平,但是這個題材有可能在北美市場沒有出現過,會不同凡響,我覺得好的題材表現形式簡單明瞭的作品,在北美市場也是非常有潛能的。

很多年來,例如我以前在香港可能會看到很多模仿太空堡壘等等主題的沒有新意的產品,但是現在我看到越來越多很有自己特色的作品,並且品質和製作工藝都有了長足的提高,這兩項相結合,我很期待未來看到更多更酷的中國作品。在與複調的合作中我也非常期待看到中國設計師的在專案參與中的創造能力。從商業上來講,現在中國市場的規模和潛力都非常大,而且社交類的傳播力度也很強,有微博微信等等,如果能將現有市場消費能力和現有行業產出能力配合,形成良性迴圈,我認為將迎來這個行業在中國的黃金時代。這是我的感覺。

52TOYS:在接觸了了中國大陸的藝術設計類產品後,有沒有哪些留下深刻印象的?

Frank:有一些給我深刻印象的設計,其中一個是末那的那個刹那寒林。工藝非常精美,讓我感到一種詭異的美感。還有一些個人藝術家的作品,也非常有趣。現在可能很多設計師都癡迷于複雜的線條和形態,但是簡練的表達是設計師玩具的關鍵。


52TOYS:作為新崛起的中國大陸的設計師藝術家們,和美國日本香港的前輩們還有很多差距,請您給大家一些建議。

Frank:我的建議是,設計師玩具應該是表達簡潔有力的。有兩個規則:一是要在每個角度看來都是具有美感的,放在各個位置都能展現它的美。

二是簡單即是美。也要考慮到,如果是同種產品擺在一起成組時,它們仍然能展現美感。我也明白很多設計師會癡迷于刻畫細節,和在作品上充分表達自己概念的想法,但是人的視覺從遠古時代進化到現在,都是對輪廓非常敏感的,所以作品的線條輪廓的表達非常重要。如果是過多的細節和線條,實際上是會讓人潛意識感到焦慮的。我對我設計團隊的要求就是儘量的簡化設計,讓線條簡單化,但是作品上有一個能突出表達特質的點。

再次感謝複調提供了本次採訪的機會。

複調的地址是:北京市朝陽區三裡屯通盈中心一層複調

52TOYS.COM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