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唐》引子:大唐往事

大唐, 上元元年秋, 甚異。 (西元674年)

此時未及昏時, 殘陽如血, 可宮城即已落鎖, 四門禁閉, 巡哨森嚴。

就在剛剛, 魏國夫人賀蘭氏暴斃宮中。

人是死了, 可兇手是誰卻未有定論。

君上震怒, 誓要嚴懲凶徒, 還魏國夫人一個公道。

不過, 話說回來, 聖皇寵愛魏國夫人賀蘭氏, 無論是朝中, 還是坊間, 皆已是公然之秘。 若不是聖後阻攔,

以賀蘭氏久居宮中之實, 立妃也己順理成章。

然而, 老話說得好:沒了, 就是沒了。

這巍巍皇城仿佛真如聖後所言那般不吉利, 即使將那凶徒碎屍萬段, 又怎換得回魏國夫人傾世一笑呢?

守衛皇城的羽林衛兵卒雖是茫然, 卻也只能苦笑頷首, 見怪不怪了。

自高祖立國, 這皇城之下埋葬了多少李氏宗親?又有多少皇親貴胄血祭了天唐?

那個聖後的親外甥女, 那個芳華絕世的女人, 也沒能逃過這皇城孽咒。

賀蘭氏, 不是第一個, 也絕不是最後一個!

......

突然, 皇城之內揚起一陣喧鬧, 刀兵對碰之聲細密嘈雜,

由遠而近。

城外巡哨的兵卒愕然一怔, 下意識望向宮牆阻隔的禁宮, 緊了緊手中的矛槍。

正在此時, 眾兵卒還未及反應, 只聞喧鬧之音已然到了城上。

昏暗中, 黑影閃現, 寒光一掠, 一個人影左手執劍, 右手握著一塊紫黑色的玉飾, 從數丈高的宮牆上直撲而下。

叮...鐺...碰!

兩劍一肘, 三個帶甲武士連兵刃都不曾擎出, 便已倒飛而出, 傷重不起。

人影趁亂一竄, 射出丈許, 躬身再閃, 唰!唰!

只兩個閃動, 便已穿過長街, 翻身末入宮外安樂坊的矮牆之中。

“......”

兵卒們都已經看傻了, 此人武功之高聞所未聞, 身手之迅更是見所未見。

“這......這是什麼人!?”

......

“好像是個道士......”

......

“身後還背著包袱?”

“不是包袱, 是一個孩子!”有看得真切的兵卒驚魂未定。

“是一個皺巴巴......渾身是血的幼嬰。 ”

......

一人一劍獨闖禁宮, 不但全身而退, 且從皇宮之中帶出一個幼嬰, 此等逆天之行, 說出去都沒人信。

可詭異的是, 沒人說出去。

也沒人敢說出去!

後人對於賀蘭氏之死, 亦只是《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三十三卷》中寥寥三言, 含糊不清。

“聖後武氏異母兄惟良與弟淄州刺史懷運, 以嶽牧例集于泰山之下。 ”

“時韓國夫人女賀蘭氏在宮中, 頗承恩寵。 則天意欲除之, 諷高宗幸其母宅,

因惟良等獻食, 則天密令人以毒藥貯賀蘭氏食中。 賀蘭氏食之, 暴卒, 歸罪於惟良、懷運, 乃誅之。 ”

......

————————

七年後。

大唐永隆二年。 (西元681年)

有魏國夫人親兄——賀蘭敏之恃寵而傲, 藐視天威。

其與外祖母榮國夫人楊氏通姦;

貪污聖後撥榮國夫人造佛追福之瑞錦;

逼淫太子妃選定之楊氏女;

為榮國夫人服喪期間, 不遵禮制, 飲酒作樂;

調戲帝女太平, 及其隨入宮人。

五大罪狀, 天尤不恕。

聖後震怒, 厲懲不怠。 下令將其削爵為民, 流放雷州。

賀蘭敏之自知罪孽深重, 無顏苟活, 途中自縊挽尊, 了此殘生。

名極一時, 號稱當世第一美貌才子,

被聖後視若親骨肉的賀蘭敏之, 也就這麼沒了。

只不過, 親自押解賀蘭敏之, 時任刑部都事的周興, 在給則天聖後的密奏之中, 對敏之自裁之事卻有著另外一個版本:

“徒至韶州, 遇邪道阻之。 左持劍, 技高絕, 傷卒十數, 挾敏之而去, 無人可擋。 ”

......

又兩年, 弘道元年十二月。 (683年)

高宗崩, 遺詔皇太子李顯柩前即帝位, 皇太后武氏臨朝稱制, 改元嗣聖。

元年二月, (684年)太后武氏廢帝為廬陵王, 幽於別所。

其年五月, 遷於均州, 尋徙房陵。

至此, 那暴斃宮中的一縷香魂, 再無人記得, 亦無人提起。

....

————————————

《引子:大唐往事》(一)

陰雲蓋頂, 古道纏山。

關中暮春的細雨還夾著寒氣, 抽打在行人臉上, 冰冷難捱。

廬陵王李顯南下房陵的車駕儀仗, 就在這泥濘氤氳的山道上緩緩爬行。

此次護送廬陵王南下的, 皆是聖後身邊的親信之人。 武官乃左金吾衛將軍丘神績, 文吏則是禮部都事周興。

二人安於馬上, 遠望行路, 隱隱皺眉。

這賊老天當真熬人, 沉絲一般的細雨卻是不知道要下到什麼時辰了。

......

山下是一處村渡, 十幾丈寬的河水攔住了南下的官道, 只有兩條蓬船往來河面, 擺渡著春雨中焦躁、麻木的旅人。

不顧山路濕滑, 丘神績命廬陵王車駕緊步下山, 終是趕在蓬船未去之時來到了岸邊。

等船的行人眼見大隊官兵急至,無不側目凝眉,有意無意地朝邊上靠了靠。

這般陣仗,定是從京中南下的官員儀仗。看這架勢,說不得還是什麼皇親貴胄,卻不是他們這些平頭百姓招惹得起的。

也不做多想,要早些過河避雨已然不太可能,定是要讓官老爺先過的。

而丘神績當然也是這麼打算的,呵斥船家把已經登船的旅人盡數卸岸,驅逐一旁。

準備妥當,便冷臉吩咐儀衛:“請廬陵王下車,登船過河!”

言語之中雖是規矩,可面上卻並無半點恭敬之色。

想來也屬正常,高宗崩世,聖後獨掌大權,推皇子李旦登臨大寶。

李顯這麼一個廢帝,又何需他這個聖後親信多費心神呢?

......

不多時,傳令的兵卒沒回來,亦不見後隊的李顯下車換船,倒是隊中文吏周興小跑而來。

“丘帥,怕是不行了。”

“嗯?”丘神績一擰眉頭,甚是不耐。

“怎個不行?”

周興面有無奈道:“韋王妃要生了,在車上下不來。”

丘神績一晃神兒:“怎麼趕這個時辰!?”

心說,不知在這雨地裡要淋上多久了。

“那還不叫穩婆去看看?”

“丘帥......”

周興並未聽令,而是似有深意地看著丘神績,輕喚了一聲:“何不再斟酌一二?”

丘神績又是一疑,“何意?”

周興聞言,湊到丘神績耳邊壓低了聲音。

“丘帥別忘了,聖後對韋王妃向來厭惡。況且,今次若不是因為韋氏之故,大唐天子也就不會淪落成廬陵王了。”

“何不借此時機......”

“你是說......”丘神績大悟,面帶驚容地瞪著周興。

這小子是動了殺心?

正如他所言,李顯被廢的契機,正是這韋妃不知深淺,慫恿李顯封賞韋氏一族。聖後震怒,這才把堂堂大唐君上變成了廬陵王。

可是,李顯畢竟是聖後骨肉,丘神績心生遲疑。

“恐有不妥吧?韋妃腹中畢竟是李氏骨血......”

“且無聖後旨意,我等怎可妄行?”

周興聞罷,陰陰一笑,“丘帥還怕聖後怪罪不成?想想廢太子李賢,丘帥還有何疑慮難平?”

“......”丘神績沉默了。

“李賢......”

對啊,廢太子李賢,也就是李顯之前的那位。

原本今次他的差事是南下巴州,巡視廢太子李賢居所。

至於為何一個金吾衛大將軍會領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聖命,那是因為聖後派他去另有一紙密召,那就是:

送李賢去見先帝!

可是,偏偏在臨行之前,臨時又安插他護送廢帝李顯遷徙房陵的任務。

之前還以為就是順路而為,現在經周興一提醒,倒是讓他看出聖後另外的深意來了。

周興此時見火候已至,小聲繼續道:“若是王妃臨產之時,順應天意撒手西去,想來聖後當是去了一塊心病的。就算不即刻做些表示,也總會記在心上的吧?若是廬陵王悲痛難挨,也......”

話說半句,周興卻是不再多言,只玩味地看著丘神績。

丘神績又是一陣沉默,最後緩緩轉頭看了一眼李顯車駕,眼神之中殺機一閃,森然道:“命王府左右隨侍先行過河,投驛休頓。”

頓了一頓,“尤其是穩婆,你要盯著她上船!”

......

二人話音極低,左右兵士都聽不真切,可遠處,卻有兩雙銳利目光緊緊地盯著二人,且隨著二人的密談而神情連變。

那是一道一俗,兩個年輕漢子。

道士鼻高目銳,面若寶玉,甚是俊朗。一身道袍頗為合身,更顯英姿。腰間懸一八卦,身後背一柄長劍,一看就是跑江湖的打扮。

倒是那俗士,讓人搭眼一瞅多半會驚出一身細汗。

與那道士相比,這人簡直就是另一個極端,真的是醜得已經不能再醜。

只見一道半尺長的巨疤從左眉斜貫至右顎,且那長疤好似鐵犁犁出來的一般,足有一寸來寬,深可見骨。整張人臉被那道巨疤撕成了兩半,別說相貌,天若再暗些,到底是人是鬼亦難分辨了。

更為離奇的是,醜漢背上還背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孩童,面若金紙,雙目緊閉,顯然是濕寒入腹,病得不輕。

......

此時,道士看著遠處的丘神績戲謔一笑: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無情帝王家!”

下意識看了眼醜漢與他懷中的幼童。

“此次下山,別的倒無長進,這句話小道卻是當真見識了。”

醜漢悶頭不語,這道士神通廣大,不但武技超群,亦通讀唇之術。剛剛丘神績與周興所謀雖然隱秘,卻已一字不落地被道士複述與他了。

枘然開口,沙啞之聲似朽木撕裂一般難聽。

“李顯、李賢現在還不能死。”

“嗯?”道士一挑眉頭,“你要救他們?”

“是。”醜漢抬頭。

“包括韋妃腹中之嬰孩。”

鄭重抱拳,“望道長助我。”

“......”

道士不語,臉色漸冷,萬沒想到醜漢要救人...

良久方道:“三件!”

“家師遣吾下山,只圓你三件事。”

肅穆地看著醜漢,“汝確定要把這第三件浪費於此?”

醜漢被道士所言說的似有遲疑,低頭半晌,終還是......

“救吧!”

“唉......”

道士無語長歎,並無先前言語之中的冷俊,反而露出一絲欣慰笑意。

調侃道:“以汝之性情,卻是趁早斷了復仇之心為妙。否則害人害己,圖增煩惱爾。”

言下之意,這醜漢的心還是不夠狠。

不狠,又怎言復仇?

......

“罷了!”道士甩袖而起。

“汝不夠狠,吾亦不夠狠。”

“今日這一件,就當是小道俗心未滅,管一回閒事。畢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笑看醜漢,“這一件,算是小道送你的。”

“......”醜漢一陣錯愕。

與這道人相處的時日也不算短,救下兩個尋常之人對他來說倒也真不是難事,可聖後要除之而後快的人物,且此時金吾衛在側,就算是救,也少不得一場廝殺。

豈是如他所言那般“舉手之勞”?

正想著,只見兵將之中沖出一紫袍繡帶的青年男子,衣著雖奢,面容卻盡是苦楚。

快步沖入渡口人群,急聲問向眾人:“可有穩婆?可有穩婆?各位鄉親,可有穩婆在此?”

“穩婆?”

穩婆已經被那惡將打發過河,還上哪兒去找穩婆?丘神績是打定主意讓韋妃死於當下,然後....

李顯悲痛難捱,加之路途艱難,死在了南下的路上,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

此時等船的百姓無不往後靠了靠,避之如疫。

唯獨道士自得一笑,好似早有所料,排眾而出。

“小道粗通岐黃,這位郎君急喚穩婆,可是家中有麒兒欲降人間了?”

華服男子正是被聖後遷居京外的廢帝李顯。雖是心焦如焚,可卻頗為知禮,聞道士上來搭話,亦是苦聲做答:“正是如此。”

拱手一禮,“這位道長,可知這野渡之上有無......穩婆?”

說到最後,聲有顫頓,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否有好運。

可不成想,道士聞罷哈哈大笑,“郎君莫慌,小道可代行穩婆之責。”

“你?”

李顯更是驚愕,“道長...恐怕不合適吧......”

一個大男人去給王妃接生?這成何體統?

“誒~~~!”道士颯然擺手。

“疾不避醫,何來男女之防?”

“況且小道乃化外之人,郎君卻是多慮了。”

“......”

李顯一陣猶豫,讓一個大男人給老婆接生,確實有點......

可是,此情此景又有何辦法呢?

終還是點頭,“好吧,那就有勞仙長...妙手施恩。”

事到如今,找一個道士接生,總好過一屍兩命。

......

這邊道士三言兩語打發了李顯,可那邊的丘神績卻是不幹了。

“且慢!!”

氣勢凶凶地沖將過來,一把攔下道士。

“大膽妖道!嫌命.....”

話還沒說完,“呀!!”緊箍道士的手臂不知何時已然被道士反握。

看起來瘦瘦弱弱的一個野道力氣卻是不小,隔著皮腕就攥得丘神績手臂發麻,吃痛難忍。

正要怒喝出聲,只見道士輕輕向懷中一帶,丘神績整個人就貼了上去,而那道士森然之音亦在耳畔響起。

“將軍天格灰敗,地格無章,怕是要大難臨頭了啊!”

“你......”

不等他反應,道士又言,這回卻是沒那麼含蓄。

“李顯、李賢皆是聖後骨肉,即使是聖後授意,畢竟是龍子龍孫,將軍覺得會是白死嗎?”

丘神績頓愕,道士一言正中下懷,由不得他不多想。

而道士接下來的一句,卻是更為駭人。

“總是要有人陪葬的....”

聲音不大,卻字字如刀,讓丘神績只覺覺陣陣寒意直貫周身。

誰陪葬!?誰殺的誰陪葬!

“我.....”

反過神來,驚叫出聲,“你是何人!?”

可是,身前哪裡還有什麼道士,只留一仙風道影讓丘神績怔怔出神。

......

——————————

一個時辰之後。

山邊野渡旁的車輦之中傳來一聲嬰兒啼哭,總算為這氤氳不明的天地添上了一絲暖色。

當李顯從道士手中接過嬰孩,已經是愴然淚下。顫抖著手,輕撫嬰孩面頰,“吾兒命苦,降在野地裡了......”

“為父...之過......”

“為父之過啊......”

見此情景,本是風輕雲淡、傲然世外的道士亦有動容,和聲安慰:“雛鳳降世本是喜事,殿下何必徒增傷悲?”

“所謂極必反,終必歸,根本之律也。以無為本,有生於無。”

“殿下此時無安身之所,無盛名之累,亦無嬌奢之欲,乃‘生有’之境,又何來哀歎呢?”

李顯被道士所言吸引,面上略有光彩。

想來真是萬幸,今日這是遇到高人了。不但精通醫理,且談吐超物,字字珠璣,一下就說到了他心裡去。

正如道士所言,他如今廢帝之軀,幽禁京外正是皆無之境,能有新兒降世,孝守左右,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躬身一禮,“天憐本王得仙長大恩,且受本王一拜。”

“誒~~!”道士一擺手,恢復傲然本色。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目光飄向遠處,正是剛剛被他一句話就說蒙了的丘神績。

此時,丘大將軍正獨自一人站在細雨紛紛的河岸,失神發呆呢。

心道:若要救下李顯、李賢,需再去添點火候為妙。

與李顯一拱手,“雨濕路險,王妃又損耗頗多,殿下還是早些上路,投驛休沐吧。”

說著話,就欲告辭而去。

......

此時此刻,誰也沒注意到,原本由醜漢背著的那個病童不知何時已經轉醒。站在一旁,一臉茫然地聽著道士與李顯的對話,更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李顯懷中的女嬰發呆。

廬陵王李顯?

徒遷房陵?

王妃韋氏?

再加上路上還生了個孩子,這......這......

病童瞪圓了眼珠子“這”了半天,只覺腦中一片空白。

抱著一絲僥倖,把身上遮雨避寒的一件夾襖褪下,試探似的遞到李顯身前。

“天冷......別凍著孩子。”

李顯一怔,這少年剛剛就見過,知道是與道士一起的,倒是沒什麼戒心。

茫然四顧,侍女宮人都被丘神績打發過河了,還真沒人能遞上半片裹身之布,只得接下。

“多謝小郎君!”

低頭一歎,“吾兒命苦,只得善人解襖裹身。要不,你就叫裹兒吧......”

“裹兒?”

“李裹兒!”

少年聞罷,一反常態,雙目上翻,嘎的一聲拍倒在地。

果然是李裹兒!

栽倒之前,嘴裡還不忘蹦出一句:

“Fuck!”

......

——————————

——————————

引子:《大唐往事》(二)

....

山雨漸歇。

驚嚇,加之寒病氣弱,讓吳寧轉醒之時已經是夜幕四垂。

借著燭火凝目四望,格窗木榻,雕樑畫棟,依舊是古色古韻的景致,而白日間那詭異震撼的一幕依然歷歷在目,更由不得吳寧不往玄乎處想。

難道......真的穿越了?

“別啊!”

吳寧心中呐喊。

穿越這種事放在別人眼裡,可能是一件挺爽、挺刺激的事情。可是對於後世相當成功的吳寧來說,那就要掂量掂量了。

無它,因為吳寧的生活很好,幾乎沒有遺憾和不甘。

出生在一個會計家庭的他,從小生活的很好,受父母的影響,二十四歲就拿到了英國皇家會計師公會的認證。

做為這個有著百年歷史,全球最權威會計師機構的會員,吳甯的前途可謂無可限量。

可怎麼就......怎麼就跑到這個鬼地方來了?

在吳寧最後的記憶裡,學成歸鄉的他,只是與兒時的好兄弟重聚,是酒也沒多喝,菜也沒多吃,只聽那孫子吹噓他的富二代人生了。

而且,那傢伙單單吹一吹還不夠,非要臭顯擺,拉著他去家族產業參觀,結果......

轟!!!

只轟的一聲,就來了大唐了?

想到這裡,吳寧稚嫩的小臉都綠了,瞪著眼珠子恨恨出聲:

“唐奕!!”

“你個王八蛋,帶老子進什麼炮仗堆啊??”

......

“唐奕?”

“唐奕是何人?”

房門猛然推開,一身道袍,頗有仙骨的道士推門而入,卻是正聽見吳寧的抱怨。

吳寧怔了怔,急忙收拾心情。

既然是穿越,自然也繼承了現在這個十歲身體的記憶。

唐時的他,也叫吳寧,只是神都之外一個普通農戶出身。

五年前,一場疫病席捲神都,吳甯的父母雙雙離世。本是無依無靠之時,卻出現了一個醜漢,自稱是吳甯的娘舅,且承擔起了撫養之責。

這五年間,吳寧一直與醜漢生活在一起。

此次遠行,據說是到房州投親。

一路奔波,十歲的孩子不堪勞累病倒,這才讓後世的吳寧鑽了空子。

至於眼前這道士,吳甯當然也認得,知他俗名叫孟蒼生。

別看這位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卻是自幼從名師學藝,文武皆通,且為人隨和,豪爽善談。

與其說他是個道士,倒不如說更像是這個時代盛極一時的遊俠。

于吳寧,別看危難無助之時是醜娘舅收養了他,可吳寧對於這個“撿來”的舅爹並沒有什麼好印象。

無它,醜不醜且不說。四體不勤,五穀不分,還長得醜,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整日裡除了一臉苦大仇深的發呆,就是豪飲買醉。要不是這個道士,他們舅甥二人早就餓死了。

此時,道士端著一個瓷碗進來,一邊把碗遞給吳寧,一邊又問:“唐奕是何人?炮仗堆又是何物?”

好吧,唐奕那孫子唐時沒有,估計一千三百年後的後世也沒有了,已隨花火而逝。

炮仗這東西,大唐也沒有。

吳寧無法做答,只得叉開話題。

......

好好看看了遞到手邊的瓷碗,頗為精緻,又四下掃看屋中考究擺設,疑聲反問:“咱們這是在哪兒?”

言下之意,依三人境遇,可是住不起這般上等的客店。

道士眼神一眯,心說,這孩子怎麼不一樣了?談吐突然變的有章法,反問起他來了。

也不說破,既然吳寧不想回答,他也非刨根問底的性子。

坦然答道:“托廬陵王的福,今日住的官驛。”

“哦。”吳甯平靜地應了一聲。

看來,李顯也不是白救,起碼不用去腳店裡睡大通鋪了。

“哦?”孟道士又是一疑,這孩子確實有點不太一樣了。

牽起一邊嘴角,玩味道:“你就一點都不驚訝?”

廬陵王李顯廢帝之身,對於吳甯這個平頭百姓家的孩子,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人物。

“這......”吳寧一窘。

在你們那裡,那是廬陵王,是李顯。可是在我這兒,那就是歷史書裡的方塊字兒罷了,有什麼可驚訝的?

可道士既然這麼問,吳寧也知道今日實在太過詭異,可謂應接不暇,終還是露出了破綻。

面色一白,一時間無言以對,只得沉默了事。

道士也不說話,就那麼靜靜地看著他,卻是起了探究之心,倒要看看這孩子為什麼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吳寧沉默了一會兒,見蒙混不過去,只得道:“白日裡渾噩之時,也間有清醒,聽了些道長與那將軍說的話。”

“哦??”孟蒼生笑意更濃。

“聽了又當如何?”

“沒什麼。”吳甯搖頭,開始胡編。

“只是突有感悟。”

“何感?”

“原來,這天地間除了地裡的穀子可以養人,鋒利的刀劍可以殺人......”

“還有生花的舌頭,既能殺人,也能救人。”

不得不說,這道士當真是有本事的角色,三言兩語,不但救了李顯,也給丘神績定了命。

......

你還別說,對面的孟道長還真就吃這一套。

道家講究的是機緣、悟性,吳寧一句突有感悟,正合道家之理。況且他自己尚幼之時,就是因為一句話,被他的師父相中,收徒授藝的.....

“哈哈哈!!”勃然大笑。

“殺人的刀劍、養人的糧米,還有生花的舌頭!!”

“說的好!然九郎悟得還不夠深。”

“豈不知,世間萬物皆無善惡,穀可養人亦可殺人,刀可屠生亦可救世。”

“是非善惡,全在一念、一心,九郎明白嗎?”

吳甯聞罷,只得附和點頭,“明白一點。”

“好啊!”

孟蒼生長歎一聲,笑看吳寧,怎麼看怎麼有趣。

“比起貧道十歲之時雖差了些,卻也是可塑之材。”

“你可願拜吾為師,一朝悟道,遨遊太虛?”

......

“啊.....”

“啊!?”

“......”

吳寧整個人都愣了,看來還是看錯了這道士。

什麼跟什麼啊,就要我拜師當道士?再說了,還 一朝悟道,遨遊太虛?你當這是仙俠啊?

前世是回不去了,那今世憑小爺的本事,怎麼也得有所做為吧?

若按照小說裡的套路來,別說是他這個專攻文科的大才子,就算是換了唐奕那個學理的渣渣,也能混得美美的啊!

跟你去當道士?怎麼可能?

“這......”一臉為難。

“恐怕......”

拒絕的話還沒說出來,只聞門外傳來三聲輕拍。

“仙長可在房中?本將......有事求問。”

這聲音吳寧認得,正是白天裡的那個丘神績。

孟蒼生也是一愣,正收徒呢,讓這糙人給攪和了。

“進來吧。”

房門應生而開,只見五大三粗的丘神績已經換下盔甲,一身青布圓領裼袍的便裝打扮,貓著腰,小心翼翼地進到屋內。

“天色不早,仙長還未歇息啊......”

聲調那叫一個恭敬,哪還有白日裡的威武影子?

孟蒼生一笑,“將軍不必拘禮,有何事非要深夜相見,但說無妨。”

“這......”丘神績頓了頓,看向了吳寧。

意思是,這裡有“外人”,不便多言。

而吳寧也看出來自己有點多餘,起身下床,“小子去外....”

“不用!”

孟蒼生出言喝止,與丘神績道:“此為吾之弟子,直言無礙。”

比起打發丘神績,孟蒼生更看中的是收徒。

留下吳寧,也是要看他反應,進一步考校,看看值不值得收這個徒弟。

吳寧一翻白眼,這道士怎麼還順杆就爬呢?我可沒答應呢。

“那.....”丘神績也是略有遲疑,最後還是決定當著吳寧的面有什麼說什麼吧。

返身將房門關嚴,再回身時高揖大禮,嚇了孟道長和吳寧一跳。

“仙長在上,受神績一拜!”

“仙長......救吾啊!!”

說著話,狼嚎一般,哭的就差整個驛站都聽得真切了。

“......”

“......”

吳甯和孟蒼生對視一眼,隨之,笑了。

丘神績為何而來,也是瞬間明瞭。

其實不難理解,白天孟蒼生那幾句話,丘神績往心裡去了。

也由不得他不往心裡去,自古以來,最是無情帝王家。為了皇權,父兄亦可殺之,何況他這麼一隻鷹犬?

等待丘神績的,只有死路一條!

可這是一個死局:

今日他害了韋妃,再去殺了李賢,那將來他是死;

他不害韋妃,不殺李賢,那回朝就得死。

左右都是死,絕無生局。

可是,丘神績想活啊!

......

“仙長救吾!”

“神績多年在朝,聽命聖後身不由己,縱使為惡不赦,罪該萬死,可是......可是神績一家老小,左右三族,皆是無辜。”

“望仙長開恩,看在蒼生可救的份兒上,為神績指一條明路吧!”

“......”

吳寧聽著差點笑出聲。

心說,古人還真是奇葩,到底是真信這個,還是傻啊?認識不到半天,身家性命就壓上了?

緩緩坐回床上,看戲一般,倒想知道孟道長這回要怎麼救。

......

殊不知,他置身局外,加之出於穿越者的優越感,這種近乎本能的反應讓孟蒼生越加對吳寧的“穩”生出興趣。

吳甯小覷古人,自以為是地掩飾,在孟蒼生這裡已經露出了破綻。

只不過,孟道長腦洞沒那麼大,再怎麼懷疑,也想不到這是個一千三百多年以後的人。

“救......”

背起雙手,來回踱步,心裡想的卻不是怎麼救,而是吳寧。

“怎麼救?”

抬眼看著丘神績,“將軍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救,又何必為難貧道呢?”

“非也!非也!”

丘神績急了,“仙長乃世外高人,定有妙法保全神績!”

“求仙長,救吾性命啊!”

“救!?”孟蒼生又念叨了一個救字。

語氣之中卻已經滿是玩味,緩緩把掛在床頭的配劍抄了起來。

“憑什麼救?”

嗆啷一聲,長劍出鞘,直指丘神績。

“你可知吾是何人!?又為何要救你!?”

“......”

丘神績抬頭,只見孟蒼生道衣灑然,眼露殺機。更讓他心驚的是......

這道士,左手持劍!

瞬間大駭,“你......”

“你!!!”

“你就是那左持劍的道人!?”

......

“唉!”

看到這裡,吳寧終是一聲長歎。

沒忍住,嘀咕道:“找死....”

“對!”

“找死。”孟蒼生冷然斷喝,對吳寧更是看重幾分。

轉頭對丘神績道:“汝若不說破,貧道不說救你,放你也並無不可。”

“可是......”

長劍抵前幾分,“既然你已經知道,貧道就是闖皇城、劫囚犯、救人殺官的罪首,又怎能留你性命!?”

......

“我......”

丘神績本來就是個糙人,直腸子,哪來道士那麼多彎彎繞?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撲通一聲癱倒在地。

“我......”

我了半天,連饒命都說不出來了。

“也罷!”最後哀然長歎,神現決絕。

“能死於道長之手,也算善終,起碼可保全親族無礙。”

“動手吧!”

丘神績還挺光棍,起碼明白孟蒼生只會要他的命,卻不會要他全家的命。但是若輪到聖後出手,那可就誰都活不了了。

自知不是這道士的對手,也不反抗,低頭待戮。

然而,半晌已過,卻是沒了動靜,疑然抬頭,只見......

只見那個一直被他視若無物的少年,此時竟擋在了劍鋒之前。

“這......”

丘神績甚是驚訝,不明白這“師徒”二人唱的是哪一出。

而吳甯此時直視孟蒼生,眼神之中,七分平靜,三分無奈。

咧嘴一笑,宛若午夜陽光,讓孟蒼生都不由得心頭一顫。

“九郎,何故阻攔?”

吳寧道:“我......沒見過殺人。”

“以前沒見過,以後也不想見。”

“哦?”孟蒼生暗笑,緩緩垂下長劍。

“不殺...就得救。”

“我都救不了,你想救又怎麼救?”

吳寧一攤手掌,看向丘神績。

這憨貨眼睛都直了,都是爹生娘養的,沒事誰願意去死啊?

可是,吳寧下面的話,沒把丘神績噎死。

“簡單啊,你去外面動手不就得了?”

“......”

___________________

是夜,有左持劍妖道夜襲官驛,傷周興、近衛數人。左金吾衛將軍丘神績奮勇退敵,追襲十數裡,傷重墜涯,以身殉職。

聖後武氏知悉甚哀,追任丘神績上將軍之職,厚待親小。

......

——————————

第二天。

山路崎嶇,兩騎緩行。

吳甯那個醜娘舅一人一騎走在前面,而孟道人則是與吳寧同騎,緩緩拖在後面。

“可惜了!”吳寧到現在還有點不甘心。

“這一路要是與廬陵王同行該多好,起碼好吃好住。”

“呵。”孟蒼生乾笑一聲。

“怪誰呢?還不是你,非要放那丘神績一條生路。”

“誒~!”吳寧不幹了。

“這事兒可扣不到小子頭上,是道長自己要放,卻非要繞一個彎,圖增煩惱。”

吳寧不傻,相反,後世的他雖然涉世不深,但很多事情也不是看不清楚。

孟蒼生拔劍,不是沖著丘神績去的,而是沖著他來的。

說心裡話,如果吳寧心再硬一點,他會冷眼旁觀,任由孟道人和丘神績去折騰。更不會沒忍住地說那句“找死”,把麻煩引到自己身上。

然而,前世的認知不允許他冷眼旁觀,更不允許孟蒼生用這樣的方法摧毀他的意志。

說白了,這與善惡無關,與聖母更沾不上邊,只是單純地不想剛來到這個時代,就見證這個時代的野蠻和冷酷。

......

大唐,華夏鼎盛之所在,炎黃子孫驕傲之根源。

吳寧更希望它是自己心中的那個大唐,起碼不是那麼冷冰冰的。

可是,既然已經被孟蒼生逼得露出了馬腳,吳寧索性不再掩飾什麼。

老子就是這麼妖,就是什麼都懂,就是和從前的吳寧不一樣,你能把我怎麼樣?

反正吳甯還是吳寧,我還是我,你把老子拆了,也研究不出來我是一千三百多年以後來的。

“道長本來就沒打算殺丘神績。”

“哦,你怎麼知道我不想殺他?”

吳寧略一沉吟,“他能被道長三言兩語就說動,絕不是因為他憨傻。爬到那個位置的人不可能是傻子。”

“那是因為什麼?”

“因為他還沒陷得太深,還能回頭!”

吳寧愈加肯定,“他還能來求你救命,更印證了這一點。否則,丘神績若是知道自己沒法回頭,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那九郎又如何斷定,貧道不會殺他呢?”

“你若想殺人,在渡口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啊!”吳寧坦然道。

“渡口的那些話,與其說是恐嚇,倒不如說是試探。試探丘將軍到底陷的有多深。”

“丘神績若是有半點異動,道長可能就已經拔劍了,又何必等到晚上?”

“......”

孟蒼生良久無語,默默地看著吳寧半晌。

從昨晚開始,這個只有十歲的孩子給了他太多太多的驚喜,甚至是驚嚇。

若不是他與醜漢二人這些年對曾經的過往隻字未提,孟蒼生甚至懷疑,這孩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是不是被人掉了包?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妖孽!?

“九郎,拜吾為師吧,吾教你本事。”

“不拜。”吳寧回答得甚是乾脆。

“道長自己也非化外脫俗之人,又怎能讓我信了天君,悟道長生呢?”

“......”孟蒼生又是無言。

這些話,他的師父也曾經說過。

“要不,你當我大哥吧?”吳甯的聲音悠然傳來。

“你文武雙全,我也不笨,咱們兄弟二人雙劍合璧,一起闖一闖這狗日的世道。”

“榮華富貴有些俗了,可是天地之大,哪裡我們去不得!?”

“......”

“好!”孟蒼生竟鬼使神差地應下了。

甚至應下之後,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要應下。

......

夕陽映照之下,關中的土崗黃山如血如歌,孟蒼生極目遠望,卻是沒有焦距。

“天下之大......哪裡去不得?”

他有一種感覺:

這個註定“生無安寧”的少年,也許真的能在這狗日的世道裡締造一段傳奇。

終是趕在蓬船未去之時來到了岸邊。

等船的行人眼見大隊官兵急至,無不側目凝眉,有意無意地朝邊上靠了靠。

這般陣仗,定是從京中南下的官員儀仗。看這架勢,說不得還是什麼皇親貴胄,卻不是他們這些平頭百姓招惹得起的。

也不做多想,要早些過河避雨已然不太可能,定是要讓官老爺先過的。

而丘神績當然也是這麼打算的,呵斥船家把已經登船的旅人盡數卸岸,驅逐一旁。

準備妥當,便冷臉吩咐儀衛:“請廬陵王下車,登船過河!”

言語之中雖是規矩,可面上卻並無半點恭敬之色。

想來也屬正常,高宗崩世,聖後獨掌大權,推皇子李旦登臨大寶。

李顯這麼一個廢帝,又何需他這個聖後親信多費心神呢?

......

不多時,傳令的兵卒沒回來,亦不見後隊的李顯下車換船,倒是隊中文吏周興小跑而來。

“丘帥,怕是不行了。”

“嗯?”丘神績一擰眉頭,甚是不耐。

“怎個不行?”

周興面有無奈道:“韋王妃要生了,在車上下不來。”

丘神績一晃神兒:“怎麼趕這個時辰!?”

心說,不知在這雨地裡要淋上多久了。

“那還不叫穩婆去看看?”

“丘帥......”

周興並未聽令,而是似有深意地看著丘神績,輕喚了一聲:“何不再斟酌一二?”

丘神績又是一疑,“何意?”

周興聞言,湊到丘神績耳邊壓低了聲音。

“丘帥別忘了,聖後對韋王妃向來厭惡。況且,今次若不是因為韋氏之故,大唐天子也就不會淪落成廬陵王了。”

“何不借此時機......”

“你是說......”丘神績大悟,面帶驚容地瞪著周興。

這小子是動了殺心?

正如他所言,李顯被廢的契機,正是這韋妃不知深淺,慫恿李顯封賞韋氏一族。聖後震怒,這才把堂堂大唐君上變成了廬陵王。

可是,李顯畢竟是聖後骨肉,丘神績心生遲疑。

“恐有不妥吧?韋妃腹中畢竟是李氏骨血......”

“且無聖後旨意,我等怎可妄行?”

周興聞罷,陰陰一笑,“丘帥還怕聖後怪罪不成?想想廢太子李賢,丘帥還有何疑慮難平?”

“......”丘神績沉默了。

“李賢......”

對啊,廢太子李賢,也就是李顯之前的那位。

原本今次他的差事是南下巴州,巡視廢太子李賢居所。

至於為何一個金吾衛大將軍會領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聖命,那是因為聖後派他去另有一紙密召,那就是:

送李賢去見先帝!

可是,偏偏在臨行之前,臨時又安插他護送廢帝李顯遷徙房陵的任務。

之前還以為就是順路而為,現在經周興一提醒,倒是讓他看出聖後另外的深意來了。

周興此時見火候已至,小聲繼續道:“若是王妃臨產之時,順應天意撒手西去,想來聖後當是去了一塊心病的。就算不即刻做些表示,也總會記在心上的吧?若是廬陵王悲痛難挨,也......”

話說半句,周興卻是不再多言,只玩味地看著丘神績。

丘神績又是一陣沉默,最後緩緩轉頭看了一眼李顯車駕,眼神之中殺機一閃,森然道:“命王府左右隨侍先行過河,投驛休頓。”

頓了一頓,“尤其是穩婆,你要盯著她上船!”

......

二人話音極低,左右兵士都聽不真切,可遠處,卻有兩雙銳利目光緊緊地盯著二人,且隨著二人的密談而神情連變。

那是一道一俗,兩個年輕漢子。

道士鼻高目銳,面若寶玉,甚是俊朗。一身道袍頗為合身,更顯英姿。腰間懸一八卦,身後背一柄長劍,一看就是跑江湖的打扮。

倒是那俗士,讓人搭眼一瞅多半會驚出一身細汗。

與那道士相比,這人簡直就是另一個極端,真的是醜得已經不能再醜。

只見一道半尺長的巨疤從左眉斜貫至右顎,且那長疤好似鐵犁犁出來的一般,足有一寸來寬,深可見骨。整張人臉被那道巨疤撕成了兩半,別說相貌,天若再暗些,到底是人是鬼亦難分辨了。

更為離奇的是,醜漢背上還背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孩童,面若金紙,雙目緊閉,顯然是濕寒入腹,病得不輕。

......

此時,道士看著遠處的丘神績戲謔一笑: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無情帝王家!”

下意識看了眼醜漢與他懷中的幼童。

“此次下山,別的倒無長進,這句話小道卻是當真見識了。”

醜漢悶頭不語,這道士神通廣大,不但武技超群,亦通讀唇之術。剛剛丘神績與周興所謀雖然隱秘,卻已一字不落地被道士複述與他了。

枘然開口,沙啞之聲似朽木撕裂一般難聽。

“李顯、李賢現在還不能死。”

“嗯?”道士一挑眉頭,“你要救他們?”

“是。”醜漢抬頭。

“包括韋妃腹中之嬰孩。”

鄭重抱拳,“望道長助我。”

“......”

道士不語,臉色漸冷,萬沒想到醜漢要救人...

良久方道:“三件!”

“家師遣吾下山,只圓你三件事。”

肅穆地看著醜漢,“汝確定要把這第三件浪費於此?”

醜漢被道士所言說的似有遲疑,低頭半晌,終還是......

“救吧!”

“唉......”

道士無語長歎,並無先前言語之中的冷俊,反而露出一絲欣慰笑意。

調侃道:“以汝之性情,卻是趁早斷了復仇之心為妙。否則害人害己,圖增煩惱爾。”

言下之意,這醜漢的心還是不夠狠。

不狠,又怎言復仇?

......

“罷了!”道士甩袖而起。

“汝不夠狠,吾亦不夠狠。”

“今日這一件,就當是小道俗心未滅,管一回閒事。畢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笑看醜漢,“這一件,算是小道送你的。”

“......”醜漢一陣錯愕。

與這道人相處的時日也不算短,救下兩個尋常之人對他來說倒也真不是難事,可聖後要除之而後快的人物,且此時金吾衛在側,就算是救,也少不得一場廝殺。

豈是如他所言那般“舉手之勞”?

正想著,只見兵將之中沖出一紫袍繡帶的青年男子,衣著雖奢,面容卻盡是苦楚。

快步沖入渡口人群,急聲問向眾人:“可有穩婆?可有穩婆?各位鄉親,可有穩婆在此?”

“穩婆?”

穩婆已經被那惡將打發過河,還上哪兒去找穩婆?丘神績是打定主意讓韋妃死於當下,然後....

李顯悲痛難捱,加之路途艱難,死在了南下的路上,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

此時等船的百姓無不往後靠了靠,避之如疫。

唯獨道士自得一笑,好似早有所料,排眾而出。

“小道粗通岐黃,這位郎君急喚穩婆,可是家中有麒兒欲降人間了?”

華服男子正是被聖後遷居京外的廢帝李顯。雖是心焦如焚,可卻頗為知禮,聞道士上來搭話,亦是苦聲做答:“正是如此。”

拱手一禮,“這位道長,可知這野渡之上有無......穩婆?”

說到最後,聲有顫頓,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能否有好運。

可不成想,道士聞罷哈哈大笑,“郎君莫慌,小道可代行穩婆之責。”

“你?”

李顯更是驚愕,“道長...恐怕不合適吧......”

一個大男人去給王妃接生?這成何體統?

“誒~~~!”道士颯然擺手。

“疾不避醫,何來男女之防?”

“況且小道乃化外之人,郎君卻是多慮了。”

“......”

李顯一陣猶豫,讓一個大男人給老婆接生,確實有點......

可是,此情此景又有何辦法呢?

終還是點頭,“好吧,那就有勞仙長...妙手施恩。”

事到如今,找一個道士接生,總好過一屍兩命。

......

這邊道士三言兩語打發了李顯,可那邊的丘神績卻是不幹了。

“且慢!!”

氣勢凶凶地沖將過來,一把攔下道士。

“大膽妖道!嫌命.....”

話還沒說完,“呀!!”緊箍道士的手臂不知何時已然被道士反握。

看起來瘦瘦弱弱的一個野道力氣卻是不小,隔著皮腕就攥得丘神績手臂發麻,吃痛難忍。

正要怒喝出聲,只見道士輕輕向懷中一帶,丘神績整個人就貼了上去,而那道士森然之音亦在耳畔響起。

“將軍天格灰敗,地格無章,怕是要大難臨頭了啊!”

“你......”

不等他反應,道士又言,這回卻是沒那麼含蓄。

“李顯、李賢皆是聖後骨肉,即使是聖後授意,畢竟是龍子龍孫,將軍覺得會是白死嗎?”

丘神績頓愕,道士一言正中下懷,由不得他不多想。

而道士接下來的一句,卻是更為駭人。

“總是要有人陪葬的....”

聲音不大,卻字字如刀,讓丘神績只覺覺陣陣寒意直貫周身。

誰陪葬!?誰殺的誰陪葬!

“我.....”

反過神來,驚叫出聲,“你是何人!?”

可是,身前哪裡還有什麼道士,只留一仙風道影讓丘神績怔怔出神。

......

——————————

一個時辰之後。

山邊野渡旁的車輦之中傳來一聲嬰兒啼哭,總算為這氤氳不明的天地添上了一絲暖色。

當李顯從道士手中接過嬰孩,已經是愴然淚下。顫抖著手,輕撫嬰孩面頰,“吾兒命苦,降在野地裡了......”

“為父...之過......”

“為父之過啊......”

見此情景,本是風輕雲淡、傲然世外的道士亦有動容,和聲安慰:“雛鳳降世本是喜事,殿下何必徒增傷悲?”

“所謂極必反,終必歸,根本之律也。以無為本,有生於無。”

“殿下此時無安身之所,無盛名之累,亦無嬌奢之欲,乃‘生有’之境,又何來哀歎呢?”

李顯被道士所言吸引,面上略有光彩。

想來真是萬幸,今日這是遇到高人了。不但精通醫理,且談吐超物,字字珠璣,一下就說到了他心裡去。

正如道士所言,他如今廢帝之軀,幽禁京外正是皆無之境,能有新兒降世,孝守左右,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躬身一禮,“天憐本王得仙長大恩,且受本王一拜。”

“誒~~!”道士一擺手,恢復傲然本色。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目光飄向遠處,正是剛剛被他一句話就說蒙了的丘神績。

此時,丘大將軍正獨自一人站在細雨紛紛的河岸,失神發呆呢。

心道:若要救下李顯、李賢,需再去添點火候為妙。

與李顯一拱手,“雨濕路險,王妃又損耗頗多,殿下還是早些上路,投驛休沐吧。”

說著話,就欲告辭而去。

......

此時此刻,誰也沒注意到,原本由醜漢背著的那個病童不知何時已經轉醒。站在一旁,一臉茫然地聽著道士與李顯的對話,更是一臉茫然地看著李顯懷中的女嬰發呆。

廬陵王李顯?

徒遷房陵?

王妃韋氏?

再加上路上還生了個孩子,這......這......

病童瞪圓了眼珠子“這”了半天,只覺腦中一片空白。

抱著一絲僥倖,把身上遮雨避寒的一件夾襖褪下,試探似的遞到李顯身前。

“天冷......別凍著孩子。”

李顯一怔,這少年剛剛就見過,知道是與道士一起的,倒是沒什麼戒心。

茫然四顧,侍女宮人都被丘神績打發過河了,還真沒人能遞上半片裹身之布,只得接下。

“多謝小郎君!”

低頭一歎,“吾兒命苦,只得善人解襖裹身。要不,你就叫裹兒吧......”

“裹兒?”

“李裹兒!”

少年聞罷,一反常態,雙目上翻,嘎的一聲拍倒在地。

果然是李裹兒!

栽倒之前,嘴裡還不忘蹦出一句:

“Fuck!”

......

——————————

——————————

引子:《大唐往事》(二)

....

山雨漸歇。

驚嚇,加之寒病氣弱,讓吳寧轉醒之時已經是夜幕四垂。

借著燭火凝目四望,格窗木榻,雕樑畫棟,依舊是古色古韻的景致,而白日間那詭異震撼的一幕依然歷歷在目,更由不得吳寧不往玄乎處想。

難道......真的穿越了?

“別啊!”

吳寧心中呐喊。

穿越這種事放在別人眼裡,可能是一件挺爽、挺刺激的事情。可是對於後世相當成功的吳寧來說,那就要掂量掂量了。

無它,因為吳寧的生活很好,幾乎沒有遺憾和不甘。

出生在一個會計家庭的他,從小生活的很好,受父母的影響,二十四歲就拿到了英國皇家會計師公會的認證。

做為這個有著百年歷史,全球最權威會計師機構的會員,吳甯的前途可謂無可限量。

可怎麼就......怎麼就跑到這個鬼地方來了?

在吳寧最後的記憶裡,學成歸鄉的他,只是與兒時的好兄弟重聚,是酒也沒多喝,菜也沒多吃,只聽那孫子吹噓他的富二代人生了。

而且,那傢伙單單吹一吹還不夠,非要臭顯擺,拉著他去家族產業參觀,結果......

轟!!!

只轟的一聲,就來了大唐了?

想到這裡,吳寧稚嫩的小臉都綠了,瞪著眼珠子恨恨出聲:

“唐奕!!”

“你個王八蛋,帶老子進什麼炮仗堆啊??”

......

“唐奕?”

“唐奕是何人?”

房門猛然推開,一身道袍,頗有仙骨的道士推門而入,卻是正聽見吳寧的抱怨。

吳寧怔了怔,急忙收拾心情。

既然是穿越,自然也繼承了現在這個十歲身體的記憶。

唐時的他,也叫吳寧,只是神都之外一個普通農戶出身。

五年前,一場疫病席捲神都,吳甯的父母雙雙離世。本是無依無靠之時,卻出現了一個醜漢,自稱是吳甯的娘舅,且承擔起了撫養之責。

這五年間,吳寧一直與醜漢生活在一起。

此次遠行,據說是到房州投親。

一路奔波,十歲的孩子不堪勞累病倒,這才讓後世的吳寧鑽了空子。

至於眼前這道士,吳甯當然也認得,知他俗名叫孟蒼生。

別看這位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卻是自幼從名師學藝,文武皆通,且為人隨和,豪爽善談。

與其說他是個道士,倒不如說更像是這個時代盛極一時的遊俠。

于吳寧,別看危難無助之時是醜娘舅收養了他,可吳寧對於這個“撿來”的舅爹並沒有什麼好印象。

無它,醜不醜且不說。四體不勤,五穀不分,還長得醜,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整日裡除了一臉苦大仇深的發呆,就是豪飲買醉。要不是這個道士,他們舅甥二人早就餓死了。

此時,道士端著一個瓷碗進來,一邊把碗遞給吳寧,一邊又問:“唐奕是何人?炮仗堆又是何物?”

好吧,唐奕那孫子唐時沒有,估計一千三百年後的後世也沒有了,已隨花火而逝。

炮仗這東西,大唐也沒有。

吳寧無法做答,只得叉開話題。

......

好好看看了遞到手邊的瓷碗,頗為精緻,又四下掃看屋中考究擺設,疑聲反問:“咱們這是在哪兒?”

言下之意,依三人境遇,可是住不起這般上等的客店。

道士眼神一眯,心說,這孩子怎麼不一樣了?談吐突然變的有章法,反問起他來了。

也不說破,既然吳寧不想回答,他也非刨根問底的性子。

坦然答道:“托廬陵王的福,今日住的官驛。”

“哦。”吳甯平靜地應了一聲。

看來,李顯也不是白救,起碼不用去腳店裡睡大通鋪了。

“哦?”孟道士又是一疑,這孩子確實有點不太一樣了。

牽起一邊嘴角,玩味道:“你就一點都不驚訝?”

廬陵王李顯廢帝之身,對於吳甯這個平頭百姓家的孩子,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人物。

“這......”吳寧一窘。

在你們那裡,那是廬陵王,是李顯。可是在我這兒,那就是歷史書裡的方塊字兒罷了,有什麼可驚訝的?

可道士既然這麼問,吳寧也知道今日實在太過詭異,可謂應接不暇,終還是露出了破綻。

面色一白,一時間無言以對,只得沉默了事。

道士也不說話,就那麼靜靜地看著他,卻是起了探究之心,倒要看看這孩子為什麼一下子就不一樣了。

吳寧沉默了一會兒,見蒙混不過去,只得道:“白日裡渾噩之時,也間有清醒,聽了些道長與那將軍說的話。”

“哦??”孟蒼生笑意更濃。

“聽了又當如何?”

“沒什麼。”吳甯搖頭,開始胡編。

“只是突有感悟。”

“何感?”

“原來,這天地間除了地裡的穀子可以養人,鋒利的刀劍可以殺人......”

“還有生花的舌頭,既能殺人,也能救人。”

不得不說,這道士當真是有本事的角色,三言兩語,不但救了李顯,也給丘神績定了命。

......

你還別說,對面的孟道長還真就吃這一套。

道家講究的是機緣、悟性,吳寧一句突有感悟,正合道家之理。況且他自己尚幼之時,就是因為一句話,被他的師父相中,收徒授藝的.....

“哈哈哈!!”勃然大笑。

“殺人的刀劍、養人的糧米,還有生花的舌頭!!”

“說的好!然九郎悟得還不夠深。”

“豈不知,世間萬物皆無善惡,穀可養人亦可殺人,刀可屠生亦可救世。”

“是非善惡,全在一念、一心,九郎明白嗎?”

吳甯聞罷,只得附和點頭,“明白一點。”

“好啊!”

孟蒼生長歎一聲,笑看吳寧,怎麼看怎麼有趣。

“比起貧道十歲之時雖差了些,卻也是可塑之材。”

“你可願拜吾為師,一朝悟道,遨遊太虛?”

......

“啊.....”

“啊!?”

“......”

吳寧整個人都愣了,看來還是看錯了這道士。

什麼跟什麼啊,就要我拜師當道士?再說了,還 一朝悟道,遨遊太虛?你當這是仙俠啊?

前世是回不去了,那今世憑小爺的本事,怎麼也得有所做為吧?

若按照小說裡的套路來,別說是他這個專攻文科的大才子,就算是換了唐奕那個學理的渣渣,也能混得美美的啊!

跟你去當道士?怎麼可能?

“這......”一臉為難。

“恐怕......”

拒絕的話還沒說出來,只聞門外傳來三聲輕拍。

“仙長可在房中?本將......有事求問。”

這聲音吳寧認得,正是白天裡的那個丘神績。

孟蒼生也是一愣,正收徒呢,讓這糙人給攪和了。

“進來吧。”

房門應生而開,只見五大三粗的丘神績已經換下盔甲,一身青布圓領裼袍的便裝打扮,貓著腰,小心翼翼地進到屋內。

“天色不早,仙長還未歇息啊......”

聲調那叫一個恭敬,哪還有白日裡的威武影子?

孟蒼生一笑,“將軍不必拘禮,有何事非要深夜相見,但說無妨。”

“這......”丘神績頓了頓,看向了吳寧。

意思是,這裡有“外人”,不便多言。

而吳寧也看出來自己有點多餘,起身下床,“小子去外....”

“不用!”

孟蒼生出言喝止,與丘神績道:“此為吾之弟子,直言無礙。”

比起打發丘神績,孟蒼生更看中的是收徒。

留下吳寧,也是要看他反應,進一步考校,看看值不值得收這個徒弟。

吳寧一翻白眼,這道士怎麼還順杆就爬呢?我可沒答應呢。

“那.....”丘神績也是略有遲疑,最後還是決定當著吳寧的面有什麼說什麼吧。

返身將房門關嚴,再回身時高揖大禮,嚇了孟道長和吳寧一跳。

“仙長在上,受神績一拜!”

“仙長......救吾啊!!”

說著話,狼嚎一般,哭的就差整個驛站都聽得真切了。

“......”

“......”

吳甯和孟蒼生對視一眼,隨之,笑了。

丘神績為何而來,也是瞬間明瞭。

其實不難理解,白天孟蒼生那幾句話,丘神績往心裡去了。

也由不得他不往心裡去,自古以來,最是無情帝王家。為了皇權,父兄亦可殺之,何況他這麼一隻鷹犬?

等待丘神績的,只有死路一條!

可這是一個死局:

今日他害了韋妃,再去殺了李賢,那將來他是死;

他不害韋妃,不殺李賢,那回朝就得死。

左右都是死,絕無生局。

可是,丘神績想活啊!

......

“仙長救吾!”

“神績多年在朝,聽命聖後身不由己,縱使為惡不赦,罪該萬死,可是......可是神績一家老小,左右三族,皆是無辜。”

“望仙長開恩,看在蒼生可救的份兒上,為神績指一條明路吧!”

“......”

吳寧聽著差點笑出聲。

心說,古人還真是奇葩,到底是真信這個,還是傻啊?認識不到半天,身家性命就壓上了?

緩緩坐回床上,看戲一般,倒想知道孟道長這回要怎麼救。

......

殊不知,他置身局外,加之出於穿越者的優越感,這種近乎本能的反應讓孟蒼生越加對吳寧的“穩”生出興趣。

吳甯小覷古人,自以為是地掩飾,在孟蒼生這裡已經露出了破綻。

只不過,孟道長腦洞沒那麼大,再怎麼懷疑,也想不到這是個一千三百多年以後的人。

“救......”

背起雙手,來回踱步,心裡想的卻不是怎麼救,而是吳寧。

“怎麼救?”

抬眼看著丘神績,“將軍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救,又何必為難貧道呢?”

“非也!非也!”

丘神績急了,“仙長乃世外高人,定有妙法保全神績!”

“求仙長,救吾性命啊!”

“救!?”孟蒼生又念叨了一個救字。

語氣之中卻已經滿是玩味,緩緩把掛在床頭的配劍抄了起來。

“憑什麼救?”

嗆啷一聲,長劍出鞘,直指丘神績。

“你可知吾是何人!?又為何要救你!?”

“......”

丘神績抬頭,只見孟蒼生道衣灑然,眼露殺機。更讓他心驚的是......

這道士,左手持劍!

瞬間大駭,“你......”

“你!!!”

“你就是那左持劍的道人!?”

......

“唉!”

看到這裡,吳寧終是一聲長歎。

沒忍住,嘀咕道:“找死....”

“對!”

“找死。”孟蒼生冷然斷喝,對吳寧更是看重幾分。

轉頭對丘神績道:“汝若不說破,貧道不說救你,放你也並無不可。”

“可是......”

長劍抵前幾分,“既然你已經知道,貧道就是闖皇城、劫囚犯、救人殺官的罪首,又怎能留你性命!?”

......

“我......”

丘神績本來就是個糙人,直腸子,哪來道士那麼多彎彎繞?頓時嚇得臉色慘白,撲通一聲癱倒在地。

“我......”

我了半天,連饒命都說不出來了。

“也罷!”最後哀然長歎,神現決絕。

“能死於道長之手,也算善終,起碼可保全親族無礙。”

“動手吧!”

丘神績還挺光棍,起碼明白孟蒼生只會要他的命,卻不會要他全家的命。但是若輪到聖後出手,那可就誰都活不了了。

自知不是這道士的對手,也不反抗,低頭待戮。

然而,半晌已過,卻是沒了動靜,疑然抬頭,只見......

只見那個一直被他視若無物的少年,此時竟擋在了劍鋒之前。

“這......”

丘神績甚是驚訝,不明白這“師徒”二人唱的是哪一出。

而吳甯此時直視孟蒼生,眼神之中,七分平靜,三分無奈。

咧嘴一笑,宛若午夜陽光,讓孟蒼生都不由得心頭一顫。

“九郎,何故阻攔?”

吳寧道:“我......沒見過殺人。”

“以前沒見過,以後也不想見。”

“哦?”孟蒼生暗笑,緩緩垂下長劍。

“不殺...就得救。”

“我都救不了,你想救又怎麼救?”

吳寧一攤手掌,看向丘神績。

這憨貨眼睛都直了,都是爹生娘養的,沒事誰願意去死啊?

可是,吳寧下面的話,沒把丘神績噎死。

“簡單啊,你去外面動手不就得了?”

“......”

___________________

是夜,有左持劍妖道夜襲官驛,傷周興、近衛數人。左金吾衛將軍丘神績奮勇退敵,追襲十數裡,傷重墜涯,以身殉職。

聖後武氏知悉甚哀,追任丘神績上將軍之職,厚待親小。

......

——————————

第二天。

山路崎嶇,兩騎緩行。

吳甯那個醜娘舅一人一騎走在前面,而孟道人則是與吳寧同騎,緩緩拖在後面。

“可惜了!”吳寧到現在還有點不甘心。

“這一路要是與廬陵王同行該多好,起碼好吃好住。”

“呵。”孟蒼生乾笑一聲。

“怪誰呢?還不是你,非要放那丘神績一條生路。”

“誒~!”吳寧不幹了。

“這事兒可扣不到小子頭上,是道長自己要放,卻非要繞一個彎,圖增煩惱。”

吳寧不傻,相反,後世的他雖然涉世不深,但很多事情也不是看不清楚。

孟蒼生拔劍,不是沖著丘神績去的,而是沖著他來的。

說心裡話,如果吳寧心再硬一點,他會冷眼旁觀,任由孟道人和丘神績去折騰。更不會沒忍住地說那句“找死”,把麻煩引到自己身上。

然而,前世的認知不允許他冷眼旁觀,更不允許孟蒼生用這樣的方法摧毀他的意志。

說白了,這與善惡無關,與聖母更沾不上邊,只是單純地不想剛來到這個時代,就見證這個時代的野蠻和冷酷。

......

大唐,華夏鼎盛之所在,炎黃子孫驕傲之根源。

吳寧更希望它是自己心中的那個大唐,起碼不是那麼冷冰冰的。

可是,既然已經被孟蒼生逼得露出了馬腳,吳寧索性不再掩飾什麼。

老子就是這麼妖,就是什麼都懂,就是和從前的吳寧不一樣,你能把我怎麼樣?

反正吳甯還是吳寧,我還是我,你把老子拆了,也研究不出來我是一千三百多年以後來的。

“道長本來就沒打算殺丘神績。”

“哦,你怎麼知道我不想殺他?”

吳寧略一沉吟,“他能被道長三言兩語就說動,絕不是因為他憨傻。爬到那個位置的人不可能是傻子。”

“那是因為什麼?”

“因為他還沒陷得太深,還能回頭!”

吳寧愈加肯定,“他還能來求你救命,更印證了這一點。否則,丘神績若是知道自己沒法回頭,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那九郎又如何斷定,貧道不會殺他呢?”

“你若想殺人,在渡口的時候就已經動手了啊!”吳寧坦然道。

“渡口的那些話,與其說是恐嚇,倒不如說是試探。試探丘將軍到底陷的有多深。”

“丘神績若是有半點異動,道長可能就已經拔劍了,又何必等到晚上?”

“......”

孟蒼生良久無語,默默地看著吳寧半晌。

從昨晚開始,這個只有十歲的孩子給了他太多太多的驚喜,甚至是驚嚇。

若不是他與醜漢二人這些年對曾經的過往隻字未提,孟蒼生甚至懷疑,這孩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是不是被人掉了包?是不是真的是一個妖孽!?

“九郎,拜吾為師吧,吾教你本事。”

“不拜。”吳寧回答得甚是乾脆。

“道長自己也非化外脫俗之人,又怎能讓我信了天君,悟道長生呢?”

“......”孟蒼生又是無言。

這些話,他的師父也曾經說過。

“要不,你當我大哥吧?”吳甯的聲音悠然傳來。

“你文武雙全,我也不笨,咱們兄弟二人雙劍合璧,一起闖一闖這狗日的世道。”

“榮華富貴有些俗了,可是天地之大,哪裡我們去不得!?”

“......”

“好!”孟蒼生竟鬼使神差地應下了。

甚至應下之後,自己都不知道為何要應下。

......

夕陽映照之下,關中的土崗黃山如血如歌,孟蒼生極目遠望,卻是沒有焦距。

“天下之大......哪裡去不得?”

他有一種感覺:

這個註定“生無安寧”的少年,也許真的能在這狗日的世道裡締造一段傳奇。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