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看啊,那個孩子會背四書五經!

前幾天, 慕名去參加一個與家庭教育和親子有關的課程。 收穫多少暫且不說, 對於其中一些老師的一些觀點, 實在不敢苟同。

譬如, 一枚年輕的女老師說, 孩子從小就要接受國學的薰陶云云, 然後, 她現身說法指著聽眾席一個孩子說, 他就是我的孩子, 今年剛剛十歲, 已經會背四書五經啦, 下學期, 他就開始背易經……

聽眾席上泛起一片嘖嘖稱歎之聲, 甚至有人輕聲罵道, 怎麼跟人家的孩子比嘛, 我家的孩子就知道玩手機打遊戲……

聽眾席上的反應顯然在女老師的意料之中, 她的臉上泛起了微微的得意之色, 聽眾席上的孩子也有稍許驕傲之氣, 多少有點睥睨眾生唯我獨尊的意思。

坦白的說, 我覺得女老師做的不對。

孩子從小就接受來自各個方面的文化薰陶, 這個觀點我是同意的, 可是我卻不同意讓孩子只接受什麼狗屁國學的薰陶, 文化只有好壞, 並無國學或者西學之分, 因為文化兩個字本身的含義就是融合發展的意思。

讓孩子知道李白杜甫很重要, 難道牛頓和愛因斯坦就不重要了麼?聽到《唐詩三百首》就兩眼放光, 看到《國富論》和《沉思錄》就嗤之以鼻?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 難道我們還真的要如此狹隘嗎?我國的第二艘航母早就下水了啊。

其次, 即使真的有國學, 我也覺得讓一個十歲的孩子去背四書五經是一種愚蠢透頂的做法。

艾賓浩斯讓我們通曉了記憶的規律, 孩子的記憶以機械記憶為主, 也就是說你讓一個孩子背誦一篇文章並非是一件難事, 但其受年齡閱歷所限, 他們並不能通曉的文章意思。

那我們為毛還要讓孩子大量的背誦我們自己看起來都頭暈眼花的四書五經?真的是要讓孩子受到國學的薰陶嗎?(你自己怎麼不薰陶薰陶?自己都不會飛, 卻強行給孩子安上一雙翅膀?)

我看不一定。

文化無中西, 學問有好壞。

再次, 經常會有這樣一些大人, 客人來訪, 便對學習芭蕾的女兒說, 來, 給叔叔表演跳一個芭蕾。 或者對學習書法的孩子說,

來, 給阿姨秀一個書法。 或者對學習鼠來寶的孩子說, 來, 給叔叔阿姨唱上一段鼠來寶……

孩子就範, 客人會應景的誇獎, 你家的孩子好好聰明啊, 大人們便覺得自己的臉油光可鑒啦。 孩子若不從, 大人便怒道, 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白養你這麼大了?

坦白的說, 我覺得這樣的家長挺無恥的。

面子嘛, 誰都有, 但像我們這樣為了自己的面子強迫孩子就範的家長數量如此之多, 確屬罕見。

美國心理學家科胡特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叫虛體自戀, 什麼是虛體自戀呢?即你的幸福感取決於外在條件, 譬如美貌、金錢、地位以及他人的評價等等。 面子, 即典型的虛體自戀。

你開一輛豪車, 別人投過來羡慕的眼光, 於是你就幸福了。

別人說你長的真漂亮, 然後你就幸福了。 別人說你家孩子好聰明啊, 然後你就幸福了。

虛體自戀的壞處在哪裡?因為其過於在意外在世界的看法, 他就無法內省自己, 更無法與這個世界建立真正的投入的真誠的關係, 譬如愛, 他們不會真正的愛某一個人或者被某一個人所愛。

你當然可以逼迫你的孩子去背誦什麼狗屁四書五經, 但起碼請承認那是為了根植於你內心的面子, 而不是虛偽的舉起一杆為了傳承國學的大旗來自我安慰和意淫, 自我欺騙時間長了, 恐怕連你自己都信了吧。

最恐怖的是, 你把自己的這份虛偽和意淫傳染給了孩子——當有人因為他們會背誦四書五經而稱讚他們的時候, 他們會真的以為他們有多麼的了不起。

最後, 對於擅長機械記憶的孩子來說, 背誦什麼四書五經並不是什麼難事, 我倒是覺得, 在當下的中國, 如何陪孩子一起玩耍才是一個大難題。

如果你此時對我說, 哎呀, 我們家的孩子跟別人家的孩子不一樣啊, 天生就骨骼精奇似老子, 牙齒外翻若孔子, 三個月會說話, 一歲會看《紅樓夢》, 二歲便可解釋《易經》, 三歲就可見面識人, 他別的什麼都不喜歡, 他就喜歡背誦四書五經啊, 怎麼辦?

怎麼辦?我個人建議, 你去你家附近醫院的精神科掛個號——最好掛專家號!相信他們不會讓你失望, 當然, 你可以來找我做心理諮詢, 我同樣不會讓你失望。

最後的最後, 孩子從來不是也不應該是父母們的驕傲, 他們是他們自己的驕傲。

孩子更不是你去取悅社會, 邀寵別人的工具。

這個社會不道德的事有很多, 最不道德的就是把孩子當成自己面子光的工具, 並冠以“薰陶國學”“我都是為了你好”等等極端無恥的謊言。

文章寫到這裡, 如果你還想讓你的孩子去背誦什麼四書五經啊三字經啊百家姓啊, 那你去吧, 反正我不會這麼做。

我要帶著我的孩子去小河邊抓螃蟹, 並告訴她, 有一個叫法海的老和尚就藏在螃蟹的肚子裡, 順便告訴她白娘子和許仙的愛情故事。 我要帶著她去看《海底總動員》, 向她展示一條小丑魚的勇敢智慧和擔當。 我要帶她去遠行, 讓她自己去體會“天似穹廬籠罩四野”……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