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觀察 部分自媒體內容生產盈利管道調查


法制日報記者 趙麗

發表有關慰安婦不當言論,自媒體帳號Ayawawa被禁言6個月。

這樣的新聞,在5月22日引發了上百家媒體的轉載以及上萬網友的評論。

近期以來,關於自媒體的話題不斷發酵。 自媒體是隨著新型傳播方式運用而出現的一種全新傳播形態,它讓人人都有了發聲、傳播的機會。 然而,各種問題也隨之而來:一些自媒體的內容無下限、刻意“抹黑”他人或企業等。 這些亂象何以出現?

公號運營者稱難賺錢

前不久,在一堂“女性情感培訓課”上,作為主講人的Ayawawa讓女孩想像日軍侵華時期的慰安婦制度受害者,可以在男性戰死的情況下“苟全性命”,由此得出了“女性具有性別優勢”的結論……這樣的“毒雞湯”,僅從語言和邏輯上講,都壓根兒站不住腳。 而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這種“女性性別優勢論”,不顧歷史事實、民族情感與公共利益,自然會遭到社會痛批。

近期被封的自媒體帳號並非僅此一家:

5月11日,二更食堂公眾號針對“滴滴司機殺害空姐”事件發“蹭熱點”推文辱及受害人,被批吃“人血饅頭”。 之後,二更食堂先刪除文章不當部分,後全文刪除並致歉,再二度道歉。 5月13日晚,二更食堂公號宣佈永久關閉。

5月8日,暴走漫畫在今日頭條上放出的視頻包含戲謔侮辱董存瑞烈士和葉挺烈士的內容。 5月16日被媒體曝光批評後,相關內容下架、帳號被封。 17日晚,CEO宣佈官網、App等無限期關停整改。

一些自媒體緣何頻頻觸碰紅線甚至是社會道德底線,不妨先看看自媒體的賺錢模式。

作為自媒體發展的見證者,目前主要從事自媒體平臺經營與指導的劉姿序向記者介紹了四種盈利模式:

流量主收益是最基礎的自媒體盈利模式,也是80%自媒體人賺錢的方式。

什麼叫流量主收益?劉姿序給出的解釋是——廣告商找到平臺打廣告,投錢給平臺,平臺再招自媒體人產出內容,分一部分錢給自媒體人,這是一種三贏的局面。

“以某自媒體平臺為例,一段視頻如果有1萬播放量,就會有20元至40元的收益,這還是很可觀的。 我們一般會多平臺操作,一份內容賺多份錢。 ”劉姿序說,“我們可以通過做商品號來賣貨,比如在文章和短視頻下方植入商品連結,以此實現轉化。 我曾經做商品號1萬閱讀,有4個至5個購買量,選擇物品的傭金範圍在40元至200元之間,看季節和市場來選貨即可,還是比較可觀的,傭金比例看你選的物品,一般選取高傭金的。 這也是自媒體經營者的第二種盈利模式,做商品號,賺取傭金。

商家軟文是第三種盈利模式。 據劉姿序介紹,一般有了一定粉絲基數或閱讀播放量比較穩定,就會有商家主動找自媒體,“比如你是做搞笑短視頻的,你只需要在視頻中給商品露幾個鏡頭就可以賺取高額收益。 像現在的抖音,用戶如果有100多萬粉絲,接個廣告拍個15秒的短視頻就能賺8萬元。 哪怕只有20多萬粉絲,接個廣告也有3000多元的收入”。

“第四種盈利模式是養號賣號。 比如10萬粉絲的高度垂直公眾號的價格至少在20萬元,高的可達50萬元,根據粉絲品質和粘性來判斷價格。 ”劉姿序說。

不過,對比兩三年前,自媒體想賺錢愈發困難了。 “一些品牌除了看公眾號的粉絲量和閱讀量,還關心傳播正面效果和帶來的銷售收益。

”廣州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責人林欣欣介紹說,目前自媒體行銷狀況呈現下滑趨勢,盈利變難是部分自媒體用低俗炒作賺流量的原因。

流量考核下的蹭熱點

蹭熱點,這在自媒體行業中是個學問。

“蹭熱點不當引發嚴重後果的事,在自媒體滿天飛的時代可以說是屢見不鮮、見怪不怪了。 輕則禁言凍結帳號幾天,重則直接封號。 ”劉姿序對記者說,不會追熱點的自媒體不是好自媒體。 一直以來,各大企業主和自媒體,一直把追熱點、蹭熱點作為一項必備的行銷手段。

在某自媒體擔任編輯的孔若奇向記者坦言道,做了兩年的自媒體編輯,深感這個行業人人誠惶誠恐,唯恐沒抓住熱點的尾巴,“而我們自己就是不肯承認,除了刷刷存在感,其實追或不追對品牌的影響微乎其微。 稍有不慎或者追的姿勢不對,還會對品牌造成負面影響。”

“自媒體行業發展到今天,稍有一點規模的企業新媒體小組都會有一套審稿流程,審幾次、每次審什麼、最後誰拍板都有相應的規則。但是,真正的問題是出現在價值觀上。所以無論審得多仔細、審多少遍都不會改變事情的結局。”孔若奇說。

不過,即便明白其中的關鍵,孔若奇每天的狀態依然是自顧不暇。

孔若奇所在的公司旗下擁有十幾個自媒體矩陣。這十幾個公眾號配備有內容團隊人員40多人,對比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上市公司用38億元收購981個微信號,而這900多個微信號才配備了50名編輯而言,孔若奇的公司內容團隊陣容堪稱龐大。

不過若要細掰開看的話,事實並非如此。孔若奇公司的公眾號分為流量號和原創號兩類,原創號主要做原創內容,需要自身有穩定的內容輸出。流量號不需要自己寫內容,說白了,東拼西湊後即可成文。在公司的6個百萬粉絲大號中,流量號佔據了其中的兩席。這也讓孔若奇很無奈,一些為了蹭熱點拼湊的文章有時候會比辛苦兩天寫出來的效果更好。

對於文章的流量,孔若奇所在的團隊進行過分析,標題誇張、內容“蹭熱點”的文章打開率高於普通文章1%,閱讀量大約能高1萬至2萬。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翻閱了大量自媒體帳號中的文章,其中不乏一些粉絲量超千萬的自媒體,但令人遺憾的是,其中還不時會出現一些具有煽動性或者是有帶有色情擦邊球的文章。

“沒有辦法啊,小編們也是有考核要求的,每月都有考核。”孔若奇口中的考核,主要是基於流量的考核要求,公司要求公眾號每個月的打開率不能低於4%,至少要維持在5%至7%的行業平均水準。如果達到4%的基礎線,小編就可以拿到當月的獎金,反之,則只能拿基本工資。一般來說,員工的基本工資普遍都不高,所以拿獎金是很多小編的目標。

採訪最後,孔若奇說了這樣一件事:“前幾天看到有個朋友在朋友圈裡發文說,越來越覺得自媒體一股腦地追熱點毫無營養,她把關注的公號一一減少,最後不剩下幾個。當然,也沒剩下我運營的自媒體。彼時的我剛剛追完一個熱點,還沉浸在趕了個熱鬧所帶來的空前閱讀量的喜悅之中,好幾天裡都沒有新的想動筆的話題。事實上,每回趕趟兒似地趕了熱點話題之後,都會陷入一陣巨大的空虛:寫這樣的文章有什麼意義嗎?這些文章真的是我想寫的嗎?”

孔若奇的問題或許真的需要一個很好的答案。

製圖/李曉軍

稍有不慎或者追的姿勢不對,還會對品牌造成負面影響。”

“自媒體行業發展到今天,稍有一點規模的企業新媒體小組都會有一套審稿流程,審幾次、每次審什麼、最後誰拍板都有相應的規則。但是,真正的問題是出現在價值觀上。所以無論審得多仔細、審多少遍都不會改變事情的結局。”孔若奇說。

不過,即便明白其中的關鍵,孔若奇每天的狀態依然是自顧不暇。

孔若奇所在的公司旗下擁有十幾個自媒體矩陣。這十幾個公眾號配備有內容團隊人員40多人,對比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上市公司用38億元收購981個微信號,而這900多個微信號才配備了50名編輯而言,孔若奇的公司內容團隊陣容堪稱龐大。

不過若要細掰開看的話,事實並非如此。孔若奇公司的公眾號分為流量號和原創號兩類,原創號主要做原創內容,需要自身有穩定的內容輸出。流量號不需要自己寫內容,說白了,東拼西湊後即可成文。在公司的6個百萬粉絲大號中,流量號佔據了其中的兩席。這也讓孔若奇很無奈,一些為了蹭熱點拼湊的文章有時候會比辛苦兩天寫出來的效果更好。

對於文章的流量,孔若奇所在的團隊進行過分析,標題誇張、內容“蹭熱點”的文章打開率高於普通文章1%,閱讀量大約能高1萬至2萬。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翻閱了大量自媒體帳號中的文章,其中不乏一些粉絲量超千萬的自媒體,但令人遺憾的是,其中還不時會出現一些具有煽動性或者是有帶有色情擦邊球的文章。

“沒有辦法啊,小編們也是有考核要求的,每月都有考核。”孔若奇口中的考核,主要是基於流量的考核要求,公司要求公眾號每個月的打開率不能低於4%,至少要維持在5%至7%的行業平均水準。如果達到4%的基礎線,小編就可以拿到當月的獎金,反之,則只能拿基本工資。一般來說,員工的基本工資普遍都不高,所以拿獎金是很多小編的目標。

採訪最後,孔若奇說了這樣一件事:“前幾天看到有個朋友在朋友圈裡發文說,越來越覺得自媒體一股腦地追熱點毫無營養,她把關注的公號一一減少,最後不剩下幾個。當然,也沒剩下我運營的自媒體。彼時的我剛剛追完一個熱點,還沉浸在趕了個熱鬧所帶來的空前閱讀量的喜悅之中,好幾天裡都沒有新的想動筆的話題。事實上,每回趕趟兒似地趕了熱點話題之後,都會陷入一陣巨大的空虛:寫這樣的文章有什麼意義嗎?這些文章真的是我想寫的嗎?”

孔若奇的問題或許真的需要一個很好的答案。

製圖/李曉軍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