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借人光,一步登上天

看懂手段, 不走彎路

“借光”的處世策略由來已久, 但我們略加留意就會發現, 傳統上對借光的評價似乎並不高, 而且為君子所不齒。

但厚黑處世學卻認為, 如果將其用到待人處世中, 則不失為非常高明的一招。

01

東漢時的富商孟佗, 就不僅特別善於借光, 而且在借光時還特別心黑。

東漢桓帝時, “十常侍”之一的宦官張讓因幫助恒帝奪權有功, 被封為侯爵。

張讓把持朝政, 一手遮天, 提拔升遷都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因此, 巴結他的人擠破了門框, 那些想拿錢買官的人都千方百計接近他, 討好他, 以求高升。

這時, 有位名叫孟佗的富商販運貨物來到京城, 瞭解到這一情況後, 心裡有了一條生財之道。

他先各方打聽情況, 知道張讓因在宮中侍候皇上, 所以家中有一管家主持日常事務, 有人求見張讓, 都是由他事先安排。

孟佗便在這位管家身上做起了文章, 打聽好他天天去哪家酒館, 便早早在那裡等著, 伺機接近。

真是無巧不成書, 有一天這位管家吃完了酒, 卻發現忘了帶銀子。 酒家因是熟人, 說沒關係, 可管家總覺得沒面子。

這時, 孟佗趕忙上前, 代管家付了賬。 管家心中感激, 二人開始攀談起來, 商人的油嘴和頭腦誰比得上, 不長時間就把管家給“搞定”,

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己。

初戰告捷, 孟佗加緊使勁兒, 不僅使出渾身解數厚臉皮奉承, 而且還在這位管家身上花了不少銀子, 最後竟然使得這位慣于“吃黑”的老手也有點兒過意不去, 便主動問孟佗有什麼要求。

孟佗心中大喜, 但仍然不動聲色, 忙說沒有什麼要求, 只是交個朋友。

最後管家一再說要幫忙, 孟佗便說:“別無所求, 若您不為難的話, 只希望能夠當眾對我一拜。 ”管家本來就是奴才, 拜人慣了, 這有何難, 當即滿口答應。

02

第二天, 孟佗來到張讓府前, 那些盼望升遷的人早已擠滿了胡同, 等候管家開門安排。

日頭已高, 管家才在小奴才的陪伴下開門見客, 眾人一下擁上前去。 管家在門階上見孟佗站在人後,

不食前言, 率領眾奴才撥開眾人, 倒頭便向孟佗拜去, 把孟佗客客氣氣地迎進府中。

直把那班等候的人驚在那裡, 心想這位鼻孔朝天的管家對這位孟佗如此客氣, 看來那孟佗與張讓肯定不是一般關係。

所以, 那些找管家排不上號的人便轉來找孟佗走門子, 送來大量的金銀財寶。 孟佗則是來者不拒, 一概應允, 不出十天, 便收下數十萬錢財。 然後, 孟佗瞅了個黑夜, 帶著錢財離開了京城。

把那個管家狠“涮”了一把。

03

同樣, 腐敗的清政府官場中歷來靠後臺, 走後門, 求人寫推薦信。

軍機大臣左宗棠從來不給人寫推薦信, 他說:“一個人只要有本事, 自會有人用他。 ”

左宗棠有個知己好友的兒子, 名叫黃蘭階, 在福建候補知縣多年也沒候到實缺。

他見別人都有大官寫推薦信, 想到父親生前與左宗棠很要好, 就跑到北京來找左宗棠。

左宗棠見了故人之子, 十分客氣, 但當黃蘭階一提出想讓他寫推薦信給福建總督時, 當時就變了臉, 幾句話就將黃蘭階打發走了。

黃蘭階又氣又恨, 離開左相府, 就閑踱到琉璃廠看書畫散心。

忽然, 他見到一個小店老闆學寫左宗棠的字體, 十分逼真, 心中一動, 想出一條妙計。

“給我寫柄扇子, 落個款。 ”黃蘭階對店主說。 店主取過扇子, 落上左宗棠的款。 黃蘭階手搖扇子, 得意揚揚地搖回福州。

這天, 是例行參見總督的日子, 黃蘭階手搖紙扇, 徑直走到總督堂上, 總督見了很奇怪, 問道:“外面很熱嗎?都立秋了, 老兄還拿扇子搖個不停。 ”

黃蘭階把扇子一晃:“不瞞大帥說,

外邊天氣並不太熱, 只是這柄扇是我此次進京, 左宗棠大人親送的, 所以捨不得放手。 ”

總督聽了大吃一驚, 心想:我原以為這姓黃的沒有什麼後臺, 所以候補幾年也沒給他放實缺, 不成想他卻有這麼一個大後臺。

左宗棠天天跟皇上見面, 他若恨我, 只消在皇上面前說個一句半句, 我可就吃不住了。 總督要過黃蘭階的扇子仔細察看, 確系左宗棠筆跡, 一點不差。 他將扇子還與黃蘭階, 悶悶不樂地回到後堂, 找到師爺商議此事。

師爺一聽, 笑著說:“大帥放心, 左宗棠眼下不會害你, 他向來不替人寫薦書, 這柄扇子其實就等於是推薦信了。 大帥只要馬上給姓黃的一個官做, 左宗棠就會高興了。 否則……”

總督說:“好!明天就給他掛牌放任知縣好了。

就這樣, 黃蘭階巧妙地借左大人的“光”弄了個七品知縣, 而且在左大人的“光罩”下, 不幾年又升到四品道台。

總督一次進京, 見到左宗棠, 討好地說:“中堂大人故友之子黃蘭階, 如今在敝省當了道台了。 ”

左宗棠笑道:“是嗎!那次他來找我, 我就對他說:‘只要有本事, 自有識貨人。 ’老兄就很識人才嘛!”總督出了左宗棠的相府, 自言自語道:“看來我重用黃蘭階還真是對的。 ”

黃蘭階能夠官拜道台, 主要是他採用瞞天過海的計策, 巧妙地借用了左宗棠的光。

雖然按照世俗之人的看法, 黃蘭階的做法也許不夠光明正大, 但他這種厚臉巧借卻恰好與《厚黑學》不謀而合。

溫馨提示權謀課程全新上線升級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