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儼少論畫學

陸儼少 崇岩飛瀑 28×92cm 紙本設色 1979年

一、論用筆法

下筆之前, 必須運氣, 運指腕。

作畫的要求不同, 大大超過寫字。 其大要指實掌虛, 四面出鋒, 迴旋的餘地要大, 這是總的方法。 但指實不是執死不動, 尤其中指必須微微撥動。 因為五個指頭, 大指、食指、中指緊緊執住筆桿, 無名指和小指只不過起到輔助作用, 而上面三個指頭, 中指最靠近筆尖, 稍動一下, 點劃之間便起微妙的變化。 三指緊執筆桿, 二指輔助, 指實掌虛,

是豎筆的執筆法。

用筆要豎得起, 臥得下。 ……豎筆拖筆, 必須穿插交叉互用, 因勢而行, 切忌做作。 達到運轉自然, 圓渾無礙, 才是佳制。

訓練運腕, 要求腕的運作圈得轉, 就靠平時不斷地畫圓圈、打圈子, 把指腕運活, 配搭緊密, 以達到圓轉無礙的境界。


陸儼少 重山疊翠 23×26.5cm 紙本設色 1962年

還須訓練拉長線條。 長線條有直線和波浪紋曲線多種, 都要中鋒一筆到底, 那就不止運腕, 同時還要運臂。 拉時腕不能靠在桌面上,

正中端坐, 利用腹部呼吸, 沉住氣, 目光盯住筆尖, 執筆要較高, 筆桿垂直豎起, 中指微微撥動, 徐徐劃過去, 這樣不論橫線、直線, 都能出於中鋒, 而且能拉得長, 雖到末杪而氣不竭。

線要拉得長, 圈子要圈的圓, 在山水畫技法上, 是基本功訓練的兩個方面。

運用筆尖時, 要提得起, 留得住。 畫一根線條, 要用全身的力量送到底。 送的時候中指向下按, 同時臂腕向裡拖, 中指微微撥動, 搖曳生姿, 不是平劃過去, 這樣線內就有東西, 有了東西, 就留得住。

在局部、細部, 用筆也要動靜參用, 幾筆凝重沉著之間, 參以幾筆飛動之勢, 求其不平, 而得節奏之美。

如果只有沉著, 而沒有痛快, 筆墨就要呆、要木。 如果只有痛快而沒有沉著,

那麼所謂痛快, 每每要滑到輕和薄上去。 所以有了沉著, 再加痛快, 才能做到筆墨運用的極致。

用筆要多用虛筆, 少用實筆。 ……雖然筆毫在紙上輕拂而過, 或則細如髮絲, 勢若飄揚, 但這僅僅是虛而不是輕。 用筆要有內勁, 則雖輕實重。 作畫用筆要毛, 忌光。 筆松乃見毛, 然後有蒼茫的感覺。 但不是筆頭幹了才是毛, 濕筆也可見毛。 要做到筆松而不散, 筆與筆之間顧盼生姿, 錯錯落落, 時起時倒, 似斷非斷, 雖濕也毛。


陸儼少 千丈岩瀑布 64×34cm 紙本設色 1962年

二、論雲水畫法

山水畫中每用雲作為處理虛實的手段。 畫雲主要有二法:其一用水墨淡淡烘染而成, 不露筆墨痕跡, 用以表現春山晴靄, 是一種靜止的雲。 其二用線條勾畫而成, 利於表現有動勢的雲, 當然也可表現靜止的雲。

山水畫傳統畫法中有大勾雲、小勾雲兩種畫雲法, 但歷來多作靈芝狀, 少有變化, 無生氣。 我對照自然雲的形態, 參酌古法, 加以變化成之。

古語有“重若崩雲”、“雲蒸霞蔚”、“風起雲湧”之說, 可見寫雲要有動勢, 而惟有勾雲法能達此要求。 勾雲能表現雲的動勢, 所謂崩雲或奔雲, 只有用線才能寫出它的動態和動向, 用渲染的方法無法達到這個效果。

一幅山水畫之中,

畫雲要有呼應, 既有大面積的雲, 也要有小面積的雲, 相互呼應。 白雲在山, 隨風流駛, 來如兵陣, 大小相屬, 虛實映帶, 要有呼應。

陸儼少 寥廓霜天 9.5×47.5cm 紙本設色 20世紀70年代

我創為留白之法, 於積墨之中, 白線回環, 蜿蜒屈曲, 得自然之趣。 于積雨初止, 林麓乍霽。 其法先用水墨點, 留出白處是雲, 要連貫相通, 大小錯落, 疏密有致。 把水墨留出白痕, 繚繞縈曲, 盤旋山際。 這種白痕, 或是雲霧, 或是泉水, 或是日光, 因為前人所未有, 無以名之, 姑名之曰“留白”。 其法先畫幾條大墨痕, 蜿蜒屈曲, 或相平行, 或相糾結, 離合顧盼。 心中先要有個底, 何處應疏, 何處應密, 以至虛實濃淡, 輕重幹濕, 大致畫定。 然後因勢勾搭, 填描出條條白痕。 第一要粗細疏密,

自然流暢, 有生動之致, 切忌做作, 如僵蚓秋蛇, 毫不見生意。


陸儼少 山水人物冊(之九) 紙本墨筆 1962年

三、論畫學修養

讀書可以變化作者的氣質, 氣質的好壞, 是學好畫的第一要事。 氣質是創作的一面鏡子, 直接反映到創作上去。 要有寬闊的胸懷, 高尚的品德, 不為名利所動, 加以對事物的敏感性, 即有理想、有見解, 以及筆有韻味、神采奕奕, 亦即前人所主張的畫要有書卷氣, 有了它, 就有文野之分。 新的含義就是有文明的素質, 直接反映到畫上去。

這三種學問, 也就是時常講的詩、書、畫。 這三個姐妹藝術, 有互相促進的作用。 宋代陸放翁告誡他的兒子作詩說“功夫在詩外”, 是一點也不錯的。 我總是仔細觀看, 不放過一切看畫的機會。 人家說熟讀唐詩三百首, 不會吟詩也會吟,我說熟看名畫三百幅,不會作畫也會作。


陸儼少 雲氣生虛壁 30×37cm 紙本設色 1980年代

學畫早年成名,不一定是好事。成了名,應酬多了,妨礙基本功的鍛煉,也沒有功夫去寫字讀書,有礙於提高。所以學畫切忌名利心太多。

我們看一幅畫,拿第一個標準去衡量,看它的構圖皴法是否壯健,氣象是否高華,有沒有矯揉造作之處,來龍去脈是否交代清楚,健壯而不粗獷,細密而不纖弱,做到這些,第一個標準就差不離了。接下來第二個標準看它的筆墨風格既不同于古人或並世的作者,又能在自己的獨特風格中,多有變異,摒去成規舊套,自創新貌。而在新貌中,卻又筆筆有來歷,千變萬化,使人猜測不到,捉摸不清,尋不到規律,但自有規律在。做到這些,第二個標準也就通過了。第三個標準是有韻味。一幅畫打開來,第一眼就有一種藝術的魅力,能抓住人往下看,使人玩味無窮。看過之後,印入腦海,不能即忘,而且還想看第二遍。氣韻裡面,還包括氣息。氣息近乎品格,每每和作者的人格調和一致。所以古人人品既高,畫品不得不高。一種純正不凡的氣味,健康向上的力量,看了畫,能陶情悅性,變化氣質,深深地把人吸引過去,這樣第三個標準也就通過了。

有了名師,如非上智,每每為名師所圈住。老師的成就愈大,圈住的力量也愈大,也愈難跳出,終生是老師的面目,很難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反不如無名師指授,自己摸索,四面八方,吸收營養,少框框限制,容易自己出新。


陸儼少 永州八記書畫冊(之四) 48×29cm 紙本設色 20世紀60年代

歡迎個人轉發、擴散。

微信聯繫:yfzfxsh

樂府之妃豨誰和

1這後花園窣靜無邊闊,

亭台半倒落;

2名香叩玉真,受恩無盡,

賞春香還是你舊羅裙。

不會吟詩也會吟,我說熟看名畫三百幅,不會作畫也會作。


陸儼少 雲氣生虛壁 30×37cm 紙本設色 1980年代

學畫早年成名,不一定是好事。成了名,應酬多了,妨礙基本功的鍛煉,也沒有功夫去寫字讀書,有礙於提高。所以學畫切忌名利心太多。

我們看一幅畫,拿第一個標準去衡量,看它的構圖皴法是否壯健,氣象是否高華,有沒有矯揉造作之處,來龍去脈是否交代清楚,健壯而不粗獷,細密而不纖弱,做到這些,第一個標準就差不離了。接下來第二個標準看它的筆墨風格既不同于古人或並世的作者,又能在自己的獨特風格中,多有變異,摒去成規舊套,自創新貌。而在新貌中,卻又筆筆有來歷,千變萬化,使人猜測不到,捉摸不清,尋不到規律,但自有規律在。做到這些,第二個標準也就通過了。第三個標準是有韻味。一幅畫打開來,第一眼就有一種藝術的魅力,能抓住人往下看,使人玩味無窮。看過之後,印入腦海,不能即忘,而且還想看第二遍。氣韻裡面,還包括氣息。氣息近乎品格,每每和作者的人格調和一致。所以古人人品既高,畫品不得不高。一種純正不凡的氣味,健康向上的力量,看了畫,能陶情悅性,變化氣質,深深地把人吸引過去,這樣第三個標準也就通過了。

有了名師,如非上智,每每為名師所圈住。老師的成就愈大,圈住的力量也愈大,也愈難跳出,終生是老師的面目,很難形成自己的獨特風格,反不如無名師指授,自己摸索,四面八方,吸收營養,少框框限制,容易自己出新。


陸儼少 永州八記書畫冊(之四) 48×29cm 紙本設色 20世紀60年代

歡迎個人轉發、擴散。

微信聯繫:yfzfxsh

樂府之妃豨誰和

1這後花園窣靜無邊闊,

亭台半倒落;

2名香叩玉真,受恩無盡,

賞春香還是你舊羅裙。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