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5歲才學設計,卻設計出最有腔調的家!


當代設計師

Pierre Yovanovitch

巴黎建築師和傢俱設計師皮埃爾·尤萬諾維奇, 1965年生, 他大學學的是經濟學專業, 職業生涯始於1990年。 他與皮爾卡丹一起在時裝界工作到2000年,

2001年, 他在巴黎創立了自己的設計事務所。

他的設計知識大部分是自學的, 最初為一位朋友完成了他的第一個室內設計項目, 並發現了自己在設計領域的天賦。

01

比利時住宅改建


這棟建築是他最新的一個作品, 是一個建於1910年的老房子,

定制的彩色玻璃的天窗投射到房間內的白牆上, 讓色彩也加入了時間元素。



他非常擅長於選擇房間的藝術品, 在每一個項目中, 他都會試著在房間裡設計主題故事, 不會選擇閃亮的織物和面料, 而是選擇更簡單的木頭材料。




他特別注重對工藝的尊重, “如果你希望創作不要看起來像工業, 你必須與工匠合作”, 房間中最重要的螺旋式樓梯, 一共有三層, 簡單的材質讓這個空間變得非常純淨。


他喜歡簡約的設計,他認為繁瑣、複雜的修飾方法,這些都只能算是最粗淺的裝飾方式,真正最有力量的表達是從室內的獨特佈局開始。



吊頂、地面都沒有過分裝飾,雖是簡約的家居場景,卻被這個簡單的裝飾品,額外增加了幾分氣派。





他的設計風格中,有大量的幾何設計和透視法的運用,讓每一個作品都充滿了自己獨特的味道。

02

安德馬特木屋

Canton d'Uri, Suisse


大白牆、木飾面,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元素,卻成就了這個木屋的不同氣質,雖都是開放式的佈局卻為每一個功能間,都設計了各自的造型。


被隔離開的用餐區,倚靠在白牆邊,並設計了獨特的木屋造型,折線形的沙發,比一般的組合式沙發更加寬敞,也巧妙地帶動了整體的氛圍感。



另一側的小型會議室,也是如此,雖處在客廳的兩側,卻都有著同樣的外在造型。


通通都是木飾面,包括這與閣樓銜接的樓梯,就連扶手、欄杆亦是。



閣樓上的臥房房梁的結構,看似錯綜複雜,卻能在壓抑的空間中,尋找到最舒適的居住環境。








在2009年,設計圈最具有談資的事,莫過於Yovanovitch買下了,一座在法國普羅旺斯的城堡,改成了自己的房子,這裡也成了他的成名作。

03

普羅旺斯自宅


整整耗時將近3年的大整修,在所有的內飾設計中,是新與舊融合的新典範。


盡可能地保留了城堡原有的元素,吊頂、牆壁的花紋,通通保留著原有的樣子。


老物雲集的地方,卻感受不到一絲衰敗感,反而通過增加現代的裝飾讓整個空間,一下子從沉寂中蘇醒了過來。


重新整修後的客廳,破損的牆體,全都刷白,並選用了一些有質感的傢俱和裝飾畫。


不規則的老木餐桌,被放置在開放式廚房的中央,吊頂還搭配了色彩斑斕的花燈組合。


除此之外,還有專設的大餐廳,為了增加古堡的韻味,特意用有歷史的花燈,作為點綴。



書房,是最顯氣勢的地方了,最耀眼的當屬這定制的大書架。



古典卻又有幾分現代,嵌入式的壁櫥,隱藏在床頭的背景牆之中,定制的雙人床,將床頭櫃的需求,涵蓋在整體之中。




03

Quai d’Orsay巴黎公寓



公寓生長在這棟,只有扶手樓梯的老房子內。除了滿足正常的生活需求外,在頂部的閣樓之中,還保留一塊用於辦公的地方。



一半大白牆,一半則用大理石來覆蓋,門的飾面也用石材製作,給予牆體一種新的視覺印象。





他說:“沒有什麼是多餘的,如果我聽了我的真實自我,我只能住在白牆和長凳上”。但即便全都是簡單的材質,他卻演繹了不同的靈感之家。


來源:一起設計(ID:together-design)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後臺刪除


他喜歡簡約的設計,他認為繁瑣、複雜的修飾方法,這些都只能算是最粗淺的裝飾方式,真正最有力量的表達是從室內的獨特佈局開始。



吊頂、地面都沒有過分裝飾,雖是簡約的家居場景,卻被這個簡單的裝飾品,額外增加了幾分氣派。





他的設計風格中,有大量的幾何設計和透視法的運用,讓每一個作品都充滿了自己獨特的味道。

02

安德馬特木屋

Canton d'Uri, Suisse


大白牆、木飾面,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元素,卻成就了這個木屋的不同氣質,雖都是開放式的佈局卻為每一個功能間,都設計了各自的造型。


被隔離開的用餐區,倚靠在白牆邊,並設計了獨特的木屋造型,折線形的沙發,比一般的組合式沙發更加寬敞,也巧妙地帶動了整體的氛圍感。



另一側的小型會議室,也是如此,雖處在客廳的兩側,卻都有著同樣的外在造型。


通通都是木飾面,包括這與閣樓銜接的樓梯,就連扶手、欄杆亦是。



閣樓上的臥房房梁的結構,看似錯綜複雜,卻能在壓抑的空間中,尋找到最舒適的居住環境。








在2009年,設計圈最具有談資的事,莫過於Yovanovitch買下了,一座在法國普羅旺斯的城堡,改成了自己的房子,這裡也成了他的成名作。

03

普羅旺斯自宅


整整耗時將近3年的大整修,在所有的內飾設計中,是新與舊融合的新典範。


盡可能地保留了城堡原有的元素,吊頂、牆壁的花紋,通通保留著原有的樣子。


老物雲集的地方,卻感受不到一絲衰敗感,反而通過增加現代的裝飾讓整個空間,一下子從沉寂中蘇醒了過來。


重新整修後的客廳,破損的牆體,全都刷白,並選用了一些有質感的傢俱和裝飾畫。


不規則的老木餐桌,被放置在開放式廚房的中央,吊頂還搭配了色彩斑斕的花燈組合。


除此之外,還有專設的大餐廳,為了增加古堡的韻味,特意用有歷史的花燈,作為點綴。



書房,是最顯氣勢的地方了,最耀眼的當屬這定制的大書架。



古典卻又有幾分現代,嵌入式的壁櫥,隱藏在床頭的背景牆之中,定制的雙人床,將床頭櫃的需求,涵蓋在整體之中。




03

Quai d’Orsay巴黎公寓



公寓生長在這棟,只有扶手樓梯的老房子內。除了滿足正常的生活需求外,在頂部的閣樓之中,還保留一塊用於辦公的地方。



一半大白牆,一半則用大理石來覆蓋,門的飾面也用石材製作,給予牆體一種新的視覺印象。





他說:“沒有什麼是多餘的,如果我聽了我的真實自我,我只能住在白牆和長凳上”。但即便全都是簡單的材質,他卻演繹了不同的靈感之家。


來源:一起設計(ID:together-design)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後臺刪除

Next Article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