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中產階級女性的生育焦慮

我為什麼想寫這樣一個話題?

作為一個已婚90後老仙女, 生育話題身邊朋友越來越頻繁提及, 大家已經到達了黃金生育年紀——「生還是不生」, 話題就來了。

話題越容易引發討論, 觀點的衝撞越激烈, 焦慮感越真實。

階級是有相對的穩定性的。 生活中如果有一絲改變就能讓你的生活品質全面下滑或者人生軌道全然改變, 那說明你並不真正存在於這個階級。

在偽中產階級擁有孩子前, 也能在一線城市擁有較為穩定的房和車,

也能每年出國遊。 但在偽中產階級的世界裡, 也許冬天某次不合時宜的開窗, 又或是夏日哪次毫無遮攔的歡愉, 就會讓生活從此翻天覆地起來。

女性是其中更焦慮的群體, 因為生孩子本身這件事情, 她們的付出毫無爭議, 而她們能收穫的, 在真正擁有孩子前都是道聼塗説。

先說說生娃的成本——

「一」

「毫不收斂的職場歧視:因為歧視的存在, 從來都不是因為你選擇生還不生, 而是因為你本身是女性, 擁有可以生的子宮, 這就是原罪了。 」

我在HR圈混跡了幾個年頭, 職場對女性的歧視可以說是了然於胸了, 這種歧視在二胎政策出來後更甚。 原來的女求職者要偷偷一行小字備註上“已婚已育”, 現在得加粗加斜杠再寫一句“不打算二胎”。

面試的時候boss還沒開口, 女性候選人就自己解釋起來:領導, 我XX年內不打算要孩子。

生育和職場碰撞到一起, 那選升職加薪, 還是選回歸家庭?而這兩者, 本來應該衝突嗎?

要從企業層面上來看這事, 企業也覺得自己冤枉。 女性產假少則四個月多則半年, 有的求職者入職就懷孕病假, 生完一胎再來一次。 這期間公司五險一金供著, 福利補貼不停, HC被人占著卻毫無產出, 人口紅利下降的同時企業招聘本身就難, 誰又能承擔一次又一次的職工生育成本。

員工為企業創造價值, 企業為員工完善福利無可厚非。 可是當企業可以直接在壓力大的時候用歧視女性來解決問題, 道德壓力和經濟壓力裡面二選一,

那答案在市場經濟下多麼簡單。 相比之下, 男性陪產假也就十來天, 換你當老闆, 你雇用誰。

當然, 如果學習福利體系完善的國家, 男女一起放超長產假配超高福利, 企業是不知道該選誰歧視了, 但是經濟的增速也就放緩了。

那……好了, 我這號才剛開始寫不久呢……

在經濟高速增長的日子裡, 女性被拋棄得很完美。

「二」

「消費主義裡的生存煩惱:我想每年出去旅遊, 我想停不下來的買買買。 你看啊, 我只想自己過得順遂一些。 」

嗯, 女性想著自己過得更好一些, 有錯麼?

孩子沒生之前, 只是一個虛擬的想像。 比起想像來, 每個女性都已經是這個真實存在於世界的個體, 是不是要更重要一些。

女性來到了這個世界——審美受消費主義浸淫,

思想受自由主義衝擊, 只想無拘無束自己買買買。 而一路打怪升級下, 只能變成一個偽中產階級過著看似光鮮的生活——

在這樣的生活裡, 她判定孩子的出生將影響到我的生活品質:高額房貸、學業支持、一路升級打怪左右陪伴。

既然男性在職場上已經這麼重要了。

那麼, 在孩子出生的前幾年, 她會放棄很多業餘時間能做的事情。

還有很多奇怪的人會開始說:你都當媽的人了, 你怎麼還XXX?XXX可以是化妝、可以是看午夜場電影、可以是買了件少女般的衣服。

沒有了個體成就感, 也沒了買買買的快感, 而在人生規劃裡面, 她才是最重要的主體啊。

權衡過後, 選擇退卻並不可恥。

「三」

「究竟有多少人能成為辣媽呢:生孩子很痛, 帶孩子也很痛,

妊娠紋很痛, 身體衰老也很痛」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 寫凱特王妃和中國眾女星在生產過後帶著孩子閃亮登場, 看得正常的媽媽焦慮萬分。

生孩子的女性表示是不是我不夠努力, 才做不到那麼好?不生孩子的女性表示, 我生孩子後肯定也做不到這麼好。

很少有人跟女性來做一個真實的全面普及, 生育對身體造成的損傷以及給精神增添的壓力。 就以我數年教育來所學到的, 也就是生產本身痛苦萬分, 妊娠紋此生基本不可逆。

而那些產後抑鬱症跳樓的母親偶爾出現在新聞裡, 一般都是一個以事業為重的丈夫, 一個認為兒媳應該家庭生活照顧妥帖的婆婆, 外加一個手足無措的新手媽媽。

那些可憐的縮影裡,

是一個龐大的群體對生育這件事情的判斷失衡。 判斷失衡可能化作語言冷暴力、可能化作了行動冷漠, 最終觸發了一條條家庭裂痕。

選擇結束生命, 是其中最決絕的了斷。

這種對未知的恐懼對於新生一代來說, 也是焦慮的源頭之一。

「四」

小郭在我思考人生軌跡的時候形容我的煩惱都是第一世界煩惱。

在採集社會, 大家也許擔憂的是明天去哪兒收集最新鮮的果子;在農業社會, 大家也許憂慮的是今年的氣候和穀倉的防蟲問題;而現在的我, 有了吃穿住, 想的都是怎麼讓自己更幸福一些, 而這一切, 可能就如《人類簡史》裡所說, 建立在多年前一個因為災荒死於營養不良的小女孩身上。

這樣想起來, 確實不該這麼憂慮, 畢竟大家已經得到了文明社會的基礎福利包了,女性不再是漢謨拉比法典裡面的財物,擁有了相當的作為人的權利,至少明面上的歧視是越來越少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不去想這個基礎福利包外的問題。

畢竟越來越發達的人類社會裡,個體幸福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我最不願意在母親節說的一句話就是「媽媽辛苦了」

我希望她可以不那麼辛苦,就把我養育成人。

畢竟大家已經得到了文明社會的基礎福利包了,女性不再是漢謨拉比法典裡面的財物,擁有了相當的作為人的權利,至少明面上的歧視是越來越少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不去想這個基礎福利包外的問題。

畢竟越來越發達的人類社會裡,個體幸福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

我最不願意在母親節說的一句話就是「媽媽辛苦了」

我希望她可以不那麼辛苦,就把我養育成人。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